返回

尖叫女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 295 章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徐骁和小世子是见识过这家伙的骚操作的,也见识过这家伙行事异于常人的脑回路。

    不过怎么也没想到上一秒还其乐融融的吃饭,下一秒收了桌子就打劫。

    “大姐你开玩笑的吧?”徐骁本还想饭后一根烟,这会儿烟还没掏出来了,就被祝央吓了个好歹。

    祝央笑了:“交情是交情,正事是正事,我以为你们已经是成熟的大人了,不会因为交情耽误正事的。”

    这会儿徐骁和小世子收获也不错,每个人手上都有几颗宝石,看来沿途中也发生过几次战斗。

    祝央视线便落在小世子手上,小世子立马捂住自己的手腕:“你不是人,连我都抢,绝交都有个前兆的,你这是一点反应也不给人呐。”

    祝央笑嘻嘻的靠近:“哎呀别这么说嘛,谁提绝交两个字了?咱们的关系难道这么经不起考验吗?区区一场胜负,几个宝石就能让咱们的交情产生裂缝?”

    小世子捂着手往后退:“你别过来啊。”

    一边啐道:“屁,你有资格说这话?你个为了区区一场游戏和几颗宝石背叛友谊的家伙。”

    祝央就不乐意了:“别的你都可以质疑我,却是不能质疑我的真心的,向我道歉。”

    “你说这话的时候能不能停下你可耻的抢劫行为?”

    路休辞苏星云他们端着茶散一边围观,徐骁见祝央这会儿顾着小世子那边,琢磨着要不要趁机先溜走。

    反正一个人倒霉总比两个人倒霉好。

    正要跑就被小世子的余光瞟到了:“姓徐的你哪里去?你还是人吗?危难当前扔掉队友自己跑。”

    说着就指着他冲祝央道:“你先抢他,他手上宝石多一颗。”

    更伴随着捶胸顿足:“我怎么会认识你们两个没人性的?”

    徐骁没跑成,就不乐意了:“小孩子怎么这么没有大局意识?我现在跑了咱们最多损失一半,这下好,好不容易抢来的宝石一颗都保不住了。”

    “那咱们两个人,怕她干什么?跟她拼了。”小世子叫嚣道。

    徐骁一听有理,见路休辞他们压根没有理会的打算,徐骁顿时围了上去,然后三个玩家就地上演了一番菜鸡互啄式哄抢。

    躲在暗处指望他们因为游戏的竞争打起来的人差点没气懵——

    “这三个傻逼唱大戏呢?为什么要指甲挠脸?为什么要拽头发?为什么要戳鼻孔?”

    “你们不是三大游戏的高等玩家吗?那些罕见的能力和酷炫的大招呢?用出来轰他丫的啊?”

    “我日,那小傻逼好不容易有个空档居然是抢救自己的长头发,你他妈是男人呐,一刀割断干那娘们儿啊?”

    “还有那个男的,在干什么呢?一肘子怼到肚子就缓半天,你们特么怎么通关的?”

    这场景看着见识比三个绝世剑客弃剑在菜市口学大妈打架还要让人着急。

    其中一个脾气比较急的家伙更是连连在隔离数据光幕上捶了好几下,捶得光幕是一阵震荡。

    旁边的人立马道:“你干什么?冷静点?闹出太大动静是嫌咱们暴露得不够快吗?”

    那人冷笑:“要是这么就暴露了,那咱们也不用特意策划这么久,针对漏洞研究这项技术了。”

    话音刚落,光幕上就出现一张脸,那脸几人看着还是很眼熟的。

    因为这会儿正和两个男玩家菜逼打架挠得厉害的甚至稳占上风的女人,就长着这张脸。

    里面的人倒吸一口凉气,但下意识的还是信任自己的技术。

    立马道:“谁误切了投影过来?有病,吓死个人了。”

    然而他的手要控制人脸消失的时候,系统却并没有做出反应。

    只见那张人脸咧出一个诡异的笑,藏在里面的人顿时头皮发麻,接着就见她慢慢的从光幕上爬出来了。

    他们隐藏的地方本就处于黑暗混沌之中,这会儿仅有的对外窗口被这个画面占据。

    所有人都想起了小时候看贞子爬出电视那一幕的恐惧,并且他们都很清楚,面前这人的本事可不是贞子所能比拟的。

    其中一个反应快点,立马将面前的人往光幕那边一踹,想断尾求存,自己逃跑。

    可哪里还来得及?

    三个人发现自己别说逃走,就是动一动手指尖都不受控制,被人操纵着依次跟着祝央钻出了光幕。

    空气中一阵波纹荡开,三个穿着特殊作战服,戴着头盔的人就凭空出现。

    在他们出现之前,任何人都感受不到他们的气息。

    三人狼狈的叠在地上,一旁是站着的刚刚打得不可开交的三人,此时他们哪里还有内讧的架势,抱着手臂冷笑的看着他们。

    “我真没想到,这样居然都上当?”小世子都颇有些不可置信。

    “对啊,玩儿呢?”徐骁点燃一支烟:“如果搞事的家伙是专程来侮辱咱的智商,那他已经成功了。”

    “这都相信?这都能动摇?刚祝央这么说的时候我还不信,看来真的高估了。”

    “啧啧!估计是对自己的作弊器太有自信了吧?”祝央眼神鄙夷的摇着头道:“也不想想,能瞒过游戏的又不是他一家能做到的,在哪儿晃不好?非要跑我面前作死。”

    “本来你们要是暗搓搓的到处杀人,还能逍遥一阵子的。”祝央用鞋尖踹了踹面前的三个人。

    三人便站了起来,动作并不僵硬,从外表完全看不出来受控。

    只是三人连续摘下自己头上得头盔,那掩饰不住的惊恐表情才让这流畅的行为带上一丝诡异。

    他们还处于祝央的控制之中,祝央以前有能力可以控制尸体,现在早没有限制了。

    祝央从其中一人手里拿过头盔,又让人脱下作战服,将其中一套扔进虚空中:“喏,拿去破译吧,看看人家怎么入侵的。”

    装备抛上空中便消失不见,显然已经被游戏收走了。

    剩下那两套祝央自然昧了下来,准备带回去给曲赫研究,看能不能开发出什么有趣的玩意儿。

    失去了防护,三人也就无所遁形,本来他们就是靠着作战服和头盔的技术混入数据流中掩藏起来的,这会儿失去了道具,他们只是普通高级玩家的水准而已。

    没了遮掩,祝央这才发现三人的性别长相。

    和之前被害的女玩家说的不一样,三人里面没有女人存在,不过作为女人,对于别人来自性别的敌意判断倒是很少出错。

    所以祝央看到其中一个男的,长得有些奇怪,像是本身底子差又做过好几次整容手术那种油腻僵硬感。

    那男人下巴还有青黑的胡渣,不过脸上却是浓妆艳抹,看着有些辣眼睛。

    这家伙便是脾气最暴躁的那个,看到祝央后脸上满是破罐子破摔的嫉妒——

    “果真不愧是三大游戏的玩家啊,咱们这点寒酸的装备和小把戏实在入不了您的法眼。”

    小世子打断他:“不是因为你们太蠢了自己暴露的吗?要是你们没这么沉不住气,她也没法抓到端倪啊。”

    对方一噎,恨恨得看了三人一眼:“要杀要刮悉听尊便,反正我们进来也没指望能活着出去。”

    祝央笑了:“杀你们几只杂鱼有什么用?”

    说着手按在其中一人脑子上,那个人妖是个玩家,因为知道得不多,这种内心不坚定,一点点事情就会被煽动的家伙,怕是好骗得很。

    不过其中一个男人就和另外两人不同了,他手上没有手环,气息也和玩家不一样。

    祝央侵入他的脑子,瞬间无数画面在自己面前散开。

    祝央看到围着圆桌坐了一圈的人,居然还是熟人,就是之前逮祝未辛的那个副本里,在冠军传送阵传送的终点有过一面之缘的家伙。

    据狗比游戏说,那些便是想要私自创造游戏的家伙,不过程序不合法,对玩家的筛选规则也破坏了基本法。

    因为他们竟然为了得到足够强力的初始玩家,将整个世界变成了大逃杀养蛊场,而且受害的世界还不止一个。

    这是个有预谋,组织成员众多,且本身具备很高级别的实力的联盟。

    当初被祝央抓到了点尾巴,游戏顺着线路将那个组织清缴了一番,不过难保有漏网之鱼。

    现在看来就是当初的漏网之鱼发起报复了。

    不过这也有些说不通,如果仅仅是这么点人手,即便现在对方被撵得狼狈,那也太寒酸了。

    接着,祝央在对方脑海里看到了自己的照片。

    以及照片后面的一连串数值还有评估,最后面弱点的描述,赫然是她弟弟的名字。

    祝央脸色一变,连忙将三人仍上高空:“你们再审审,这玩意儿恐怕就是冲着我来的。”

    先前这些都是幌子,确实如果要报复的话,除了端掉他们的狗比游戏外,作为将他们的存在提早暴露出去的祝央,绝对也是他们最憎恨的存在之一。

    “阿辛,你现在如何?”祝央问道,结果竟然没有听到对方的回答。

    但是打在他身上的魂念却没有异常,说明对方至少现在不处于极端危险的状况下。

    祝央对徐骁和小世子道:“你们再检查一圈,我怀疑还有别的同伙,我先去我弟弟哪儿一趟。”

    两人点头,便见祝央已经划开空间,一行四人立马跨了进去。

    “咦对了,咱空间里的尸体还没拿出来让她复活呢。”小世子道:“等下次汇集的时候再说吧。”

    徐骁笑了笑:“下次汇集的时候恐怕皇帝也在了,你说咱俩会不会被白眼?”

    小世子真的翻了个白眼:“立场相同而已,还得其乐融融呢?”

    徐骁有些无奈:“你还是少和皇帝别苗头,人家到底根基深厚。”

    小世子不置可否,但徐骁却是知道这家伙有取而代之之心的。

    其实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家伙和皇帝是一类人,两人的成长背景差不多,对于权力有着理所当然的掌控欲。

    虽然自己和这小子经常组队,但和惯于做独行侠的自己不一样,这家伙很擅长经营自己的势力。

    祝央还不知道,这家伙这会儿在无限空间已经是不小的人物了。

    人送外号“王爷”。

    如果祝央知道这事,肯定不会惊讶,她是早知道这小孩儿的本质,所以当初才会这么看好他,甚至在他的第一场中赠送积分,好让他有个强势的开端。

    本质还是看好这颗好苗子。

    不过这会儿他们已经来到了祝未辛所在的区域。

    祝未辛已经离开了海底,当时说的是进入了一个昆虫乐园。

    就是昆虫一个个跟战斗机一样大,蘑菇比房子还高,看着挺童话,但是危机四伏的区域。

    但祝央顺着自己的标记过来,面前的景象却不是昆虫乐园,而是一个水晶世界。

    这里一切生物都是水晶,五颜六色的昆虫在水晶组成得花草叶木上爬过,漂亮极了。

    “阿辛?”祝央没看见弟弟人影,便开口叫道。

    显而易见的没有得到回应。

    苏星云看了眼周围的水晶:“这些石头有古怪呢。”

    “嗯!能折射人的感官,尤其针对精神力,妨碍探查技能很有效。”

    说着祝央便笑了:“喂,我说你们游戏内部不会一大半都已经是内鬼了吧?不然为什么你们设计的场景,对方比你们还运用得灵活?”

    狗比游戏:“不怨我,这次东道主是极端。”

    极端游戏:“……”

    祝央不理会两个狗比打架,她的标记不会出错,祝未辛肯定就在这里,甚至就在她十米以内。

    只不过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他,也怜惜不到他,估计是搞事的家伙根据这边的地理特性以及数据BUG弄出来的效果。

    此时周围的水晶开始发生变化,时而变得尖锐无比,数根尖刺以万箭穿心之势袭来,时而变成滑不留手的侧面。

    总之是没法正常的站立的,几人便干脆悬停于空中。

    老实说这种攻击根本伤害不了他们,但空中却时不时的出现一些血液,像是虚无中有谁被戳伤了一样。

    如果按线索推断,这些血迹只可能是祝未辛的了。

    对方虽然接触过祝央的时间不过仅仅是那一场副本,倒是将她分析得透彻。

    知道她以高级玩家的身份潜伏在弟弟身边抓包,雷声大雨点小,实际上非常关心弟弟的安危。

    对方的梳理方向不错,如果正常情况,恐怕这会儿祝央该关心则乱,担心弟弟是不是在自己没看见的地方受伤,不顾一切的冲过去了。

    然而祝央却只是冷笑一声,指着频繁出现鲜血的地方道:“我知道为什么这家伙会成为漏网之鱼了。”

    “蠢的,因为蠢得智商已经突破了下限,游戏怎么也想不到这种玩意儿能派上什么用场,所以就没把对方纳入怀疑范围。”

    说着就伸出一只手,手上悬浮着一本人皮书,人皮书自动翻到空白页,虚空中又悬浮起一滴血液。

    那才是祝未辛的鲜血,血液融入书中,祝央心中默念,接着便一个人影凭空出现。

    现实头再是身体,被人皮书吸进书页之中,接着又被祝央放了出来。

    祝未辛出来的时候还有些懵,看到自己姐姐站面前,顿时高兴了:“姐你特地来找我啊?”

    “你都被人神隐了不知道啊?”祝央摸了摸他的狗头。

    “知道啊,那杂皮还想攻击我来着,不过本事不济,正打得欢呢就听到你的声音在唤我,然后就被吸走了。”

    原理倒也简单,祝未辛确实就在这儿,但对方用类似镜面的空间将他们隔了起来,利用这些特殊水晶的特性掩饰,让祝央一时半会儿没法确认。

    又故意制造祝未辛受伤的假象想要骗她上套。

    主要要是不管不顾冲过去,等着她的保准就是陷阱,祝央要是开始无差别攻击,正好也如了对方的意,恐怕那些攻击会打在祝未辛身上。

    可对方绝对想不到,这所谓的隔绝,祝央有的是办法解决。

    人皮书的特性,还有组队牌,甚至如果多花点时间确认这个理论,她自己的镜面技能便可以破解。

    对方显然在那之后,低估了祝央的实力。

    祝央手里又出现两套防护服,给了路休辞和苏星云一人一套:“去,炸了那些家伙的藏身空间。”

    路休辞倒是没有二话,苏星云嫌弃得拈着那衣服,其实那玩意儿是纳米技术,虽然是从人身上扒下来的,但并不存在脏,可以苏星云的洁癖怎么会不嫌弃?

    他抓过裴疆:“小僵尸,你去。”

    裴疆不干:“谁还没点洁癖咋地?不是,我意思是您法力无边,肯定一举捣毁对方的藏身地,我们小辈做事不利索,这时候还得看您老。”

    苏星云觉得身为老父亲的威严受到了挑衅,可是祝央已经二话不说得给他套上了。

    苏星云委屈得想哭,无奈几十年的时间已经被祝央管怕了,一脚就被踹了进去。

    但这家伙矫情归矫情,真做事的时候毫不含糊的,他是不懂什么数据之类的。

    可作为顶级副本中的顶级强者,他的实力甚至可以吊打一众小游戏。

    并且很多力量即便呈现方式不一样,但是本源却是相同的。

    于是苏星云在里面大肆破坏,将对方好不容易钻空子建立起的作弊网络,连游戏都没办法一时半会儿排查出来,直接给捣毁了。

    无数等着时机出来的搞事炮灰还没露脸就实在了苏星云无差别的攻击之下,连捧灰都没留。

    数分钟后,空气中不断传来的波动开始稳定,路休辞和苏星云的身形脱离出来。

    路休辞手里还抓了一只果子狸,那果子狸表情凶悍,想咬死他们一行人。

    祝央拎过对方的脖子:“哎呀,这是已经成型的游戏了?”

    狗比游戏给了她确切的答复:“原来他们已经完成游戏里,我就说不对劲,他们的进度不该是那个程度才对。”

    “合着游戏诞生会意动物的姿态具现哦,那你骗我当游戏,我是不是以后得变成一只猫或者别的东西?”

    狗比游戏顿时一阵心虚:“也很可能是美人鱼。”

    见祝央要发火,立马道:“不不,到咱们这个地步,外表和种族还有意义吗?你要是喜欢随时保持现在的样貌也是一样的。”

    祝央懒得理他,将那果子狸扔向半空,至此才不过半天,潜伏在暗地里的阴谋便已经被尽数拔出。

    一点没费力,只在竞争赛途中顺手而已。

    在知道有入侵者的时候,三大游戏自然给方位合适的玩家公布过相关任务,其他游戏也不甘示弱,自觉有点办事能力的也收到任务。

    可最终还是由恐怖游戏这伙儿瞩目的玩家轻描淡写的完成了。

    此时众游戏看恐怖游戏的眼神不可谓不羡慕了。

    狗比游戏自然得意万分,此时果子狸也已经被传送上来了,直接出现在圆桌上。

    它脸上要撕咬人一般的表情还没有消失,结果抬头便看见一众游戏前辈居高临下的看着它,就像在看一个弟弟。

    盯————

    果子狸作为游戏天生对玩家有一种优越感,在祝央面前会感到不甘,这会儿在诸多前辈面前就只有瑟瑟发抖的份了。

    狗比游戏这会儿是成年黑豹的姿态,一爪子把对方戳得滚了一圈:“招吧,傻逼!谁给你做的内应?”

    游戏之间的事就不是祝央关心的了,确认有单独奖励后,祝央便自行开始继续搜寻宝石。

    祝未辛这家伙,一旦和姐姐汇合,哪里还有分开的念头?

    黏糊在祝央身边,一个劲得哭诉自己刚刚被吓坏了,实际上祝央看着他手上密密麻麻的宝石,收获居然比她还高。

    这小子在这之前运气倒是不错,碰到了不少玩家。

    甚至碰到好几个本身实力就很强,在这之前已经抢夺不少宝石的玩家。

    五人离开水晶世界,见祝央还优哉游哉的,裴疆这个懒散货都忍不住道:“你看阿辛都搜集了这么多,肯定有运气更好的玩家,你虽然数量不少,但绝对不够看的。”

    祝央乐道:“急什么?还有这么长时间呢,范围会不断缩小,不管搜集再多,还不是给我搜集的?我谢谢他们。”

    看来打好的主意直接抢劫最终收获颇丰的玩家了,无耻,太无耻了。

    “哈哈哈!这才是小鱼做事的风格呢。”苏星云乐道:“我就说一个个的效率太低了。”

    不过显然这样想的不止他们一组,因为没有从水晶世界出来多久,面前就出现了一队长相独特的玩家。

    对方手腕上的手环里,除了自己一开始那颗宝石外,这会儿还一颗都没有搜集。

    然而对方的实力,却显示并不是没这能力的。网,网,,...:请牢记收藏:玫瑰小说网,网址www.meiguixs.net 玫瑰小说网最新最快无防盗免费阅读,找书加书可加qq群887805068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