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人之下:我,张之维,嚣张的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471章各门各派的反应,龙虎山的反应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不把别人怎么样?”

    陆瑾一愣,旋即明白了左若童话里的意思。

    以张师兄的性格,谁要心高气傲去找他麻烦,一巴掌下去,那绝对是生死难料。

    别到时候因为这事,搞出几条人命就不好了。

    左若童说道:“其实,最好的方式是他立刻回龙虎山,不直面此事,让宗门对外解释一下,把这件事冷处理了,不给其他人借题发挥的机会!”

    陆瑾想了想,道:“以张师兄的性格,要他因这些外因做出改变,只怕是不可能的!”

    “这么说来,即便是小天师,也很轴啊!”旁边的李慕玄突然开口道。

    左若童说道:“容我和龙虎山沟通一下吧,看他们要怎么处理,不管怎么说,我们三一门都是站之维小友,站天师府一方的。”

    阮涛迟疑了一下,想起他们称呼全性掌门为碧莲兄,点了点头:“确实认识!”

    “师父的意思是,小天师有难?”阮涛吃惊道。

    …………

    “如果只是陷害,我倒不至于生气,关键是这上面的信息,绝大部分都是真的,这事明着是针对之维,暗地里恐怕图谋更大!”

    得到师父的肯定答复,陆瑾大喜:“我们四家也是这么想的!”

    易潜说道:“是一些他与之维那小子相识的细节,还说他们并没有结拜,这些谣言,都是一个叫长鸣野干的全性小喽啰胡编乱造的!”

    天台宗,佛教八宗之一,创立于南朝陈隋之际,以著名高僧-鸠摩罗什,也就是《天龙八部》鸠摩智的原型人物所译出的《妙法莲华经》,为主要教义,追求的是真空妙有。

    念完密报,方丈看向大雄宝殿里的其他和尚们。

    按照这一条道路,修行到了极致,就能够顿断三惑,圆证三智,这就是天台宗所追求的通天之路。

    “全性代掌门……金遁流光……金光上人……没想到这手段居然被他修成了!”

    ……

    “确有此事,但小天师说过,那时候,无根生还没加入全性呢,他们一起对付过倭寇!”阮涛连忙说道。

    “训斥几句了事?”一老和尚喝道:“古话讲,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怎能如此敷衍,必须严惩,若张静清想要包庇,那得看其他三教九流的同道答不答应。”

    值得一提的是,东瀛那边,天台宗的本寺延历寺,道场就是比壑山,那里也是所谓的佛门圣地。

    有些则是站张之维这边。

    这时,一个身穿紫色都灵法袍的老道士推门而进,是龙虎山正一观的主持易潜。

    跪着的是之前在迎鹤楼搞事的阮涛和他的师妹。

    有些门派明哲保身,不参与其中。

    德宏法师看向那个老和尚:“依师兄之见,应该如何严惩?”

    “还没有!”陆瑾说:“只是我们几个小辈沟通过!”

    “这……”阮涛顿了顿,摇头道,“我不知道,不过,就算结拜了,那也不要紧啊,那时候,对方还没加入全性呢!”

    青竹苑的掌门看向山谷里随风摇曳的柱海:“树欲静而风不止,而且有些时候,真相如何,并不重要,只需要找个发难的由头罢了!”

    水井里,关着的是和李慕玄发生矛盾的侯凌,回门派后,他便被师父以符箓缠头,封闭五感,吊在了水井里。

    “确实居心叵测,一夜之间,五湖四海都知道了,这很明显有暗中推手,想要陷害之维!”

    “如此甚好,有三一,四家和龙虎站台,只要不再出什么大乱子,这事便算是度过去了!”左若童说道。

    所谓‘妙有’,是以森罗万象,头头安立。

    讲求吾有一心,三观,万物皆由因缘而起,并无不变之理,此为观空;虽然万物皆空,却也都有其外相,外向不同,内里如一,此为观假;但是最终空与假,并无不同,此为观中。

    小天师和全性掌门结拜的事,在异人界,就好像一粒石子,投入了本就不算平静的水面,更加波澜。

    所谓‘真空’,是以了无一念一尘,法界无相,万物一体。

    这里是青竹苑的门派驻地。

    …………

    “而且,若不是这次你们在迎鹤楼遇上了龙虎山的小天师,你们一群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在那全性代掌门,以及鬼手王耀祖等人面前,还能有活路?”

    天台宗的方丈是德宏法师,头戴昆卢帽,身穿绯色罗袈裟,年约七十有余,眉毛高挑,颧骨高耸,道貌岸然,腰板挺直,有着很长的银白色胡须,但修剪的很得体,看起来是一个一丝不苟的人。

    “说是这么说,但要想严惩他,只怕是不可能!”天台宗方丈德宏法师说道:“我与张静清认识已久,此人最是护短,那张之维是他授五雷法的亲传弟子,估计最后也就训斥几句了事。”

    而此路的开创者,是天台初祖龙树菩萨。

    青竹苑掌门看向阮涛,质问道:“我且问你,小天师是否和那全性代掌门认识?”

    随着石阶往上,便可看到一片依山而建的建筑群,几十座小院子星罗棋布的散落在山谷间,高低错落,或对山相望,或左右为邻,或上下而立,掩映在竹海之间。

    剧情里,比壑山忍者随军进入神州,一向不问世事的禅宗普陀三寺,突然就和正一各派联合起来,开启棉山大战,欲要覆灭比壑山忍众,或许也有清理门户的意思。

    …………

    “诸位,如何看?”

    与此同时,江浙地区,天台山。

    …………

    张静清结果一看,皱眉道:“只是一个全性小喽啰胡编乱造?编的这么准?是真瞎编,还是知道些什么?”

    “那他们有没有结拜?”青竹苑掌门继续问。

    不仅仅是青竹苑和天台宗,其他诸如佛门禅宗,道门上清派,灵宝派,神霄派,清微派都在讨论此事。

    “加官贴”则指的是用打湿的桑皮纸,贴在犯人的脸上,一张一张的贴,直到把人活活憋死,这是绝对的酷刑。

    “不可能,以我的了解,小天师绝对不可能和全性的掌门有染!”阮涛连忙反驳。

    青竹苑的掌门听了,脸色阴晴不定。

    张异站在他的跟前,也是一脸的怒意:

    在石阶旁边,靠近建筑的地方,有一个水井,里面传出凄厉的惨叫声。

    二六零五:f七零零:四三:六零零零::七四四

    与此同时,一处颇为静谧的山谷里,有一大片随风涌动的竹海,这里的竹子长而粗壮,漫山遍谷,山谷的中间,有一条石阶。

    老和尚眼眸低垂:“江湖上对勾结全性的正派弟子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张异从张静清手里劈手夺过信笺,阅读了一遍,道:

    “从信上来看,这全性掌门都不知道辽东的事,既然如此,那个叫长鸣野干的全性小喽啰如何得知?只怕真是瞎编的,但他挺会编,瞎猫碰上死耗子了。”

    这是一個非常严重且可怕的惩罚,相当于关禁闭和“加官贴”两种酷刑二合一。

    你才是轴……陆瑾心里吐槽。

    “这只是一面之词,背后是怎么样的,谁也说不好,谣言,最怕九真一假!”

    关禁闭自不必多说,长期处于幽闭状态下,甚至能逼疯一个人,更别说用符箓封闭五感,剥夺感知了。

    …………

    “师父!!我错了!饶了我吧!我求求您!放了我吧!!”

    不过,现在并不是在意这些的时候,他问易潜:“信上说了些什么?”

    阮涛低头跪趴在地,不敢反驳,也无力反驳。

    “你们能代表四家的意见?”左若童问。

    老和尚点头,“这点我们还是懂的!”

    一众和尚抬头,一个中年和尚开口道:“这只是谣言而已,不一定是真,而且,就算是真,这也是天师府家务事,佛道有别,我们不便插手,静观其变就好!”

    可以说,忍者流派出现的背后,与天台宗脱不了干系。

    阮涛哀求道:“师父,已经三天了,放了小侯吧,再关下去,他会承受不住的!”

    它与真言宗被称为平安二宗,后世又在东瀛演化出了日莲宗,这同样也是佛门大派,一直传承到了现在。

    “那师父,在此事上,我们三一门应该如何应对?”陆瑾连忙问。

    张静清沉吟片刻,道:“不太可能,虽然他在小事上经常犯浑,但这种涉及的立场的事情上,他还是分得清的!”

    陆瑾思忖了一会儿:“其他事上不敢说,但这件事情上,一定没问题。”

    张静清骂了几句,端了碗茶水喝干,才对着张异说道:

    “师兄的意思是,之维和那个叫无根生的结拜也是真的?”张异问。

    青竹苑自然不至于把侯凌憋死,但数张符箓贴在脸上,偶尔还有水滴落下来,让人时时刻刻处于一种就要被憋死,但又能苟延残喘的状态。

    水井旁边有三人,两个人跪着,一个人站着。

    天台宗大雄宝殿,香、花、油灯、幢、幡、宝盖,均罗列庄严,大殿中央供奉着三尊紫金大佛坐像,正中是释迦牟尼佛,左边是药师琉璃光如来,右边是阿弥陀佛,殿的两旁为十六尊者。

    而饭道山除了天台宗的道场这一身份外,还是东瀛各派忍者的聚集地,他们会在那里聚集,交换情报,发布任务。

    与此同时,经文声和法铃声交织,龙虎山大真人殿。

    青竹苑掌门瞥了一眼阮涛:“这不关你我的事,龙虎山家大业大,也轮不到我们青竹苑插手,通知门人,任何人不得讨论此事,更不得插手此事!”

    不同于三一门,天台宗是切切实实能通天,其来历源远极深,自创立以来,又经过后世多名祖师不断完善,不仅在神州这边极具影响力,甚至传到了海外,在东瀛那边极具地位。

    还有些则是打着冠冕堂皇的旗号,想要落井下石。

    这时候,一名弟子走了过来,汇报道:

    “掌门,最近有个消息一夜传开了,说是龙虎山的小天师和全性掌门勾结,是八拜之交……”

    “一天到晚在外面惹是生非,还好意思求情,我没把你们两个关进去就不错了!”

    “你和四家的长辈沟通了?”左若童问。

    …………

    “他们又是否结识在辽东?”青竹苑掌门又问。

    此外,天台宗除了比壑山之外,还有另一个道场——饭道山。

    “混账东西,居然拿此事作文章,真是居心叵测,居心叵测啊!”

    作为竹林七贤创立的门派,门下弟子手段不一定多高,但行事作风一定要正。

    简而言之,万物三观,归于一心,而三千世界,归于一心一念,这就是一念三千。

    “说的对,作为三教中道家的作为执牛耳者,怎能监守之盗?”又一个老和尚说道,“不管他有没有有与全性掌门结拜,他们之间关系匪浅是事实,而那小天师实力强大,盛名在外,追随者不少,若人人效仿,哪里还有正邪之分,应当严惩,以儆效尤!”

    左若童摇头道:“之维小友这并不是轴,这是不因外界的东西,而影响自身,心地清净方为道,在修行上,这很好,但在为人处事上,则会有缺,太有菱角,容易伤人。”

    张静清一听就知道了其跟脚。

    说话间,易潜把信递给了张静清。

    张异说道:“万一这小子头脑一热呢!”

    中年人训斥道:“打着正邪之争的旗号,在外面仗着人多,好勇斗狠,这与全性妖人何异?”

    这绝对是一种惨无人道的酷刑,但这仅仅是青竹苑惩戒弟子的手段。

    方丈正读着手里的密函:“龙虎山小天师,与全性妖人勾结,甚至和全性代掌门结拜为兄弟……”

    张静清须发皆张,一脸愤怒,眼里几乎喷出火来。

    “此言差矣!”一个老僧开口:“天师府是道教祖庭,正一之首,他们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整个正道的局势,如今世道混沌,动乱不堪,不能开这个头,不然人人效仿,岂不江湖大乱?”

    他手里拿着一封信笺,开口说道:

    “师兄,刚才有一道金光自天边出现,飞往大上清宫,被我半道拦下,发现是一道符箓包裹着一封信,我打开一看,注意到落款人上写着全性代掌门无根生,至于裹挟信笺的符箓,若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失传已久的符箓之术,金遁流光!”

    “什么瞎猫碰上死耗子?这分明就是除恶未尽!”

    易潜颇有些不满道:“之维这小子,平时下手不是挺狠的吗?怎么唯独这次手软了,就该把那迎鹤楼里的全性都杀了,如此一来,哪有这档子事?!”

    (本章完)

    .yetia97004/413839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yetia。何以笙箫默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yetia请牢记收藏:玫瑰小说网,网址www.meiguixs.net 玫瑰小说网最新最快无防盗免费阅读,找书加书可加qq群887805068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