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日常除草,但宗门最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一百章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第一百章

    李爹消失后,室内只余几脸懵逼。

    虽然不知道他这波操作究竟是传送失误,还是粗心遗落,亦或者是特意为之。

    但是,为了避免他在短时间卷土重来,两只鸟一前一后地将小梅花纳入了保护圈中。

    只是,他们却没有直接离开暗室,而是留在了方才李爹离开时的地方不断摸索研究。

    看样子是对他最后提到的那个……“地下世界”,非常在意。

    至于小梅花。

    她全程神情恍惚,似在走神,也不知究竟在想什么。

    灵雉便十分担心她。

    他一会儿变人,一会儿变回鸟,踌躇半天也不敢走到她跟前,最后不知从哪儿找来了块破布,顶在脑袋上,将自己整个鸟身都罩住,才敢磨蹭到她身边。

    隔着布料,用小小的脑袋拱了拱她的手臂,声音传出:“韶儿……”

    她闻声低头看向他,道:“我在想,你为何明知自己会死,也要……”

    “魔种的事,我、我相信,一定会有解决办法的。”

    好巧不巧,俩人的声音同时在空气中响起。

    也在听到对方话语后,同时戛然而止。

    小梅花盯着他,一字一顿地道:“魔种?什么魔种?”

    破布下的鸟脑袋僵住了,好一会儿,才做出了大概是“收脖子”的动作。

    “我爹最后说的那些话,是真的?”她强行将它连布带鸟抱回怀里,掀开破布,掰过脑袋,盯着他的眼睛,道,“我当他是故意说出来吓人的玩笑话,所以……这嘉远城的魔气,真的是和我有关?”

    小鸟已经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它将脑袋埋回了破布底下,浑身写着自暴自弃,半晌没发出声音。

    “算了……”她没再问。

    片刻后,摁了下它的脑袋,又道了遍之前的问题。

    “所以,你是以为自己要死了,才说要离开的吗?”

    它那丧丧的脑袋,这才快速抬起来。

    瞄了她一眼后,再垂头丧气低下,声音憋憋闷闷地发出一声:“嗯。”

    “不是因为觉得自己不好看?”

    它又仰起脑袋看她,紧接着,摇了摇头。

    接着又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小梅花手指戳住他的下巴,表情凶巴巴:“说话。”

    他便乖乖地,用很小的声音答:“不是。”

    她露出果然如此的神情,道:“我就说嘛,你怎么会因为那样的原因走呢!”

    但是,忽然想起了什么,脸上多了抹遗憾:“只是……这样的话,这顶假发岂不是白弄了,这可是善善特意帮忙弄来的呢——”

    说着,她将假发从身后掏出来,递到他眼前,给他看。

    可能是见她表情太失望。

    灵雉看了一眼,说:“那我戴上。”

    他从破布里钻出来,光秃秃的小

    鸟原地后退了数步,当场变作了真人。

    少年的脑袋锃光瓦亮。

    ?想看予啾写的《日常除草,但宗门最强》第一百章吗?请记住.的域名[]?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似是非常羞于被人看到这样的自己,他的眼睫始终向下垂着,脸上能看出有些许窘迫与不堪,低着头不敢看她,只快速弯腰从她手中拿过假发。

    可小梅花却连连摇头。

    她咬了咬唇起身,想要将假发从他手里夺回来。

    “不戴也没事,其实我之前便想说了——”她道,“我、我觉得我不该太过注重外貌,你、我、我觉得你光头的模样也、也不是那么丑嘛,这,这假发要不还是别戴了——”

    说话的声音,在他戴上假发的那一刹那骤然消失。

    明明只是多了顶头发,可少年却仿佛换了副容貌。

    乌发柔顺轻垂,容颜妖冶,五官精致夺目,神情却乖巧而又迷茫,仿若自初晨带雾的梅花林中走出来的妖怪。

    他戴上后便听到了她的话。

    再一抬头,看她呆立原地,两眼愣愣地看着他,便觉她大抵是心情不悦,便赶忙伸手,想要将假发摘下来。

    小梅花争夺假发的动作顿住。

    她手忙脚乱地扑上去,一顿凶神恶煞,伸手将那假发牢牢地摁回了他的脑袋上。

    两眼一横:“不许摘!”

    “啊?”他不太理解,却还是,“噢……”

    非常听话地将两手垂至身体两侧,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微垂着眼睫,用略显疑惑且略显不安的眼神看着她,似是不知道她到底因何不悦,更不知该如何哄她开心。

    然后便见那少女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眼眸看上去,亮晶晶,水润润的。

    那神情,似是……喜爱?

    可认识这么久,她何时用这样的眼神看过他。他有些不明所以,也有些惴惴不安,只觉俩人似乎离得太近,近到能听见她的呼吸,闻到她身上特有的,带有梅花的香味。

    她的身体近乎贴在了他的身上,双手也在下意识之间攥住了他的衣袍。

    周遭忽然变得极为安静,静到他只能听见自己的极度紊乱的心跳声,他有些慌乱无措,下意识便想退开,却听到她终于出声道:“……就这样,不许摘了。”

    “哦……好。”

    他刚回答完,便听一旁传来了沧桑而暴躁的声音。

    “——我在这辛辛苦苦找进入地下的办法,你俩在这你侬我侬?岂有此理!”

    鸟爷爷怒气冲冲。

    灵雉面颊通红,身体迅速向后弹开,慌手慌脚地摇头:“没、没有……”

    可弹开的那一刻,他才意识到身前还贴着个姑娘。因为他的后退,小梅花的身体明显因为没了倚靠而重心不稳,险些向旁侧摔去。

    他只能一边面红耳赤,一边伸手去搀扶她。

    鸟爷爷用翅膀盖住眼睛,满脸的没眼看。

    他转过身,不再看他们,转而再度环视了一眼所处的这个暗室。

    灵雉赶紧跟上来帮忙。

    鸟爷爷嘀咕:“算了,指望你们也没什么用,反正你们也找不着这入口,还不如人家小善,你们看小善她——”

    说着,目光下意识便转了圈,搜寻柳善善所在位置。

    ?想看予啾写的《日常除草,但宗门最强》第一百章吗?请记住.的域名[]?来[]_看最新章节_完整章节

    待视线落到她身上后,声音立时变得结巴了起来。

    “……小善她这不就把入口找着了吗?”

    室内几人闻言,目光顿时便紧随其后望了过去。

    只见柳善善此刻正站在暗室的右侧角落,背对着众人。

    而她面前的石壁,忽然出现了个黑洞。

    至于她的背影,似乎隐约能看出有些迷茫和不确定。

    很显然!

    这便是能通往地下的入口!

    其余几人都振奋了起来。

    可这个念头刚冒出来,甚至由不得他们做出下一步考虑,众人便眼睁睁地看着,那黑色黑洞,忽然像是化作了一张血盆大口,在众目睽睽之下,将柳善善吞了进去。

    几人面色一变。

    想扑上去,却是为时已晚。

    扑到跟前时,黑洞已经连同着柳善善一起消失不见,原地只剩光秃秃的墙壁。

    而接下来,不管他们再怎么努力,那黑乎乎的入口也没有再出现过。

    仿佛方才的一切,都只是幻觉。

    ——

    关于自己会被洞口吞没这件事,柳善善其实并不是很惊讶。

    因为——

    这是她的任务。

    之前的嘉远城地图任务,早在做完参观住宅后便结束了。她本以为这个地图不会再有任务可做,这个新任务便在李爹消失不久之后,出现了。

    【已为您开启副本任务:[探索地魔幽洞]】

    第一个任务就是要求她找到地魔幽洞的入口。

    任务没有直接给箭头提示。

    柳善善本来是很想抱怨一下的。

    毕竟鸟爷爷和灵雉在暗室里翻找了好半天,也没找到入口,她又怎么能找到?

    直到她目光一扫,环视了一圈这个暗室。

    然后便发现,暗室的四个角落,都有奇怪的亮光——是那种,只在游戏界面才能看到的亮光。

    身为一个拥有游戏条件反射行为的菜鸟。

    柳善善当机立断便走向最近的一个亮光。

    人踩上去,亮光消失,无事发生。

    去第二个,还是无事发生。

    在她走向第三个的时候,有事发生了。

    亮光闪烁了下,她眼前的墙壁,犹如怪物张开了獠牙,朝着她露出了黑洞洞的大口。

    她刚想招呼身后的同伴一起前往——主要是壮个胆。

    然后就见那黑洞仿佛忽然有了生命,如同吞食的鲨鱼,大口一张,便把她吞了下去。

    没错。

    柳善善知道她会进来这地方。

    但她不知道的是,它居然只把她一个人放进来了!

    进来之后,柳善

    善在原地坐着等了好久,也没有等来她第二个同伴,不由有些绝望。

    她对魔界、魔气、魔种什么的,根本啥也不知道,甚至在这里碰到了坏蛋李爹,人家可能都不知道她叫什么,进来干啥的。

    ?予啾提醒您《日常除草,但宗门最强》第一时间在[]更新,记住[]?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放她一个人进来有什么用啊啊啊!

    她一怒之下,又怒了一下。

    但好在,她不是完全一个人。

    她亲爱的师父这会儿正在她背后的小黑包里,睡得很香呢。

    并且,她还可以做任务。

    刚一进来,就完成了两个。

    第一个是找入口。

    第二个是进入口。

    柳善善看了眼任务进度,脸上终于出现了丝丝欣慰。

    之前的地图任务,接连几个都是系列。

    ——比如说参观宅子,参观了好几个,也只算她完成了一个任务。

    这让她非常抓狂。

    好在副本任务没有那么坑,她非常满意。

    至于下个任务,是让她——修剪树?

    【任务:修剪魔树(0/5)】

    柳善善环视了一圈周围。

    这儿说是地底,却和她脑补的不太一样。脚下是实地,头顶也有光亮,只是周围大多都是——树?

    不,应该说,是树根。

    在她的四周,无数树根冲天而起,蜿蜒曲折,茂密繁盛,无数树根扭曲连接,结成了遮天蔽日的密网。

    所以,她怀疑她这会儿是倒立着的。

    就跟这些树根一样。

    这就是地底下的世界吗。

    好神奇。

    只不过,此时的她,更关心她的任务。

    柳善善从背后掏出噬魂剑,决定开始挨个给这些树根整理一下仪容仪表。

    噬魂剑还算听话。

    她爬上去,拿着剑,认认真真地开始了她的工作。因为爬得有些高,操作不便,她只能把噬魂剑当锯子使。

    一时之间,空旷的地底世界不停地回荡着锯树的声音。

    在她修剪到第三棵的时候,从树底下传来了一道极其耳熟,但语气又略显迟疑的声音。

    “……善善?”

    柳善善:“……?”

    她下意识扭头,看到了执剑站在树下不远处,正一脸犹疑看着她的四师兄。

    他乡遇故知,何等的让人感动!

    在这奇怪而又陌生的地方,没有什么比看到自家武力值超高的四师兄而更让人感到幸福的了!

    她险些热泪盈眶,顺着树根快速爬下去,连忙问:“四师兄,你怎么也在这儿?”

    “我进入此处探查魔气,方才感知到你……”说到这儿,他的声音忽然顿住,接着抿了下唇,没接着说。

    而是抬头看了眼被她锯得坑坑洼洼的树根,满脸的欲言又止:“你方才在做什么?”!请牢记收藏:玫瑰小说网,网址www.meiguixs.net 玫瑰小说网最新最快无防盗免费阅读,找书加书可加qq群887805068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