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九叔世界做大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28章 我也只是夹缝求生罢了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秦尧抬手召唤回诛仙剑,道:“剑名——诛仙。”

    “诛仙剑?”石矶愕然。

    作为截教圣人的亲传弟子,她怎能不知截教镇教四剑的大名?

    而镇教四剑之首,便是诛仙剑,镇教剑阵因此也被称为诛仙剑阵。

    “别误会,我这柄剑,与截教圣人手里的诛仙剑没有任何关系。”秦尧开口道。

    石矶轻轻呼出一口气,意味深长地说道:“我倒是希望能有点关系。申公豹,你可愿退出阐教,改投截教?我可以力保你为圣人亲传弟子,以你的天赋与实力来说,必然会得到师尊看重。”

    秦尧摇摇头:“截教没有我的位置。”

    由于通天教主的个人喜好,门下光是亲传弟子就成百上千,圣人门徒在截教内压根不算什么名位,根本比不上昆仑十二金仙的地位。

    他借助着“先知挂”,又冒着崩盘的危险,才获得了昆仑金仙名位,除非是失心疯了,否则断然不会做出此等蠢事。

    石矶目光一寒:“既是如此,那你徒儿杀我侍女的事情便无法善了。哪怕你今日击败我,带走了哪吒,我也要联络同门,向你讨个说法。”

    秦尧认真说道:“石矶师姐,我们两个绝非敌人……”

    石矶却不想再费口舌,手中紧握太阿剑,步步生莲,直冲秦尧而去。

    她脚下这莲花并非简单的仙气异象,而是一种防御手段,甚至带着某种增幅效果。

    秦尧叹了口气,缓缓闭上双眸,领域内的业火红莲骤然红光大盛,自莲台内钻出一股赤红色火焰。

    下一刻,赤红色火焰飞出他眉心,刹那间来到石矶面前,顺着太阿剑蔓延向对方躯干。

    石矶张口吐出一股恶风,试图吹灭这团红火,不料恶风拂过,蔓延而来的火焰竟无半分波动,很快便传导至她手掌上面,继而通过手臂燃烧向全身。

    “啊!”

    在火焰触碰到手掌的一瞬间,石矶便感觉仿佛有千万根针刺进了自己骨髓深处,剧痛令她千锤百炼的神魂亦忍不住尖叫起来,身躯陡然跌落在地。

    火焰在她身上疯狂燃烧,石矶疼的满地打滚,引以为傲的灵石之身都快要裂开了,令她瞬间亡魂皆冒,大声喊道:“住手,住手,我服了,我认输!”

    秦尧倒也不敢真杀了这大姐,毕竟通天老叔的护短看过封神的人都知道,如今三教尚未反目,自己斩杀同门师姐,搞不好就会被通天教主逼着元始天尊清理门户。

    倘若他是人类还好,元始天尊说不得也能护短,但他却是一只妖,元始天尊大抵只会觉得他妖性复生吧?

    这般想着,秦尧抬手间收回业火,望着混身上下没有丝毫伤痕,却大汗淋漓的少婦说道:“娘娘,现在可以谈一下了吧?”

    “你那火又是什么火,怎会如此厉害?”石矶心有余悸的问道。

    她见过各种各样的天火,神火,妖火,鬼火,却从未听说过这种一旦沾染上,便连仙气都无法扑灭的火焰。

    秦尧不会傻到将业火红莲透露出来,是以凝声说道:“什么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已经对你说了两遍的话,我们,不是敌人。”

    石矶这才算是静下心来,由此领会到了他话语间的潜含义:“那你说,谁是敌人?”

    “你知道三教共签封神榜的事情吗?”秦尧询问道。

    石矶点点头:“这是震动三界的大事儿,我自然知道。”

    “你明白这代表什么意思吗?”

    石矶沉默片刻,道:“三教弟子,任何人都有可能被迫上榜,接受封神。”

    秦尧道:“对!是任何人。这就是一场源自三教,却席卷三界的神仙劫,身在劫中,没人能保证自己一定可以安然无恙。

    而这杀劫,才是我们真正的敌人。处于杀劫中,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敌人,天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对方阴一次。有时候,一个错误,便是万劫不复。”

    石矶若有所思,旋即强撑着站了起来,道:“你想过没有,脚踩两只船的人,往往死的最快。”

    秦尧无奈道:“可我这不是脚踩两只船啊,只是夹缝求生罢了。我不知道神仙劫具体什么时候来,只能在其来之前,广结善缘,积功修德,以求功德消灾,避开杀劫。”

    石矶眉头紧锁,看着自己洞中的满地尸骨,道:“照你这种说法,我岂不是必死无疑?”

    秦尧摇摇头:“天道终有一线生机,但……若师姐继续为恶的话,这生机恐怕会愈发渺茫。”

    石矶心底莫名生出一股寒意,心烦意乱的挥手道:“我用不着你来教我,走,赶紧走,离开我白骨洞。”

    “请师姐将我徒儿头顶的紧箍取下来吧。”秦尧说道。

    石矶招了招手,哪吒头顶的铜圈顿时变大数倍,凌空飞落回她袖口内。

    “多谢。”秦尧拱了拱手,旋即在白骨洞内直接打开一扇通往殷商姜子牙算命馆的维度之门。

    石矶静静看着他们师徒离去,眉眼间的烦躁逐渐化作思索……

    “师父,你不告诉过我除恶务尽吗?为何不杀了那石矶呢?”进入正堂后,浑身脏兮兮的哪吒疑惑问道。

    秦尧道:“我不是还告诉你,除恶务尽后面跟着的是量力而行吗?我承担不住杀她的后果,就做不到快意恩仇。吒儿,成熟的标志不是成年,而是学会权衡利弊,不再意气用事。”

    “听您这么一说,成熟一点都不好。”哪吒吐槽道。

    “但不成熟往往会招来祸端啊。”秦尧道:“师父希望以后你在做决定的时候,都提前想一下后果,千万不要脑子一热,就下定决心。人教人代价最小,事教人代价就大了。”

    哪吒是不乐意听这些大道理的,但他也知道师父是为自己好,便点了点头后,主动转移话题:“师父,太丙呢?”

    秦尧翻手间召唤出一套衣衫,递送至对方面前:“太丙在你家里呢,为防止你爹娘担心,赶紧去沐浴更衣吧,待你洗干净后,我再带你去找他。”

    一个时辰后。

    秦尧又在算命馆打开了一扇通往总兵府的大门,带着焕然一新的哪吒出现在众人面前。

    “吒儿。”

    看到哪吒的一瞬间,殷夫人连忙冲了过去,将其抱在怀里:“臭小子,你去哪了啊?”

    哪吒下意识看了眼师父,旋即笑道:“我飞着飞着就迷路了,在人烟罕至的地方,连个能问路的人都没有,所幸师父找到了我,将我带了回来。”

    “我看你以后就不能独自出门,一旦离开陈塘关,立马不知道东西南北了。”殷夫人教训道。

    哪吒嘿嘿一笑,这件事情就算是揭了过去,随即转头看向太丙:“去海边踢毽子啊?”

    “好呀。”太丙一口答应下来。

    时光悠悠,半年时间转瞬即逝。

    这日午后,西岐侯府。

    长发披肩,一身单衣的姬发正在院落中处理西岐政务,忽闻侯府上空传来两声响亮龙吟。

    姬发微微一怔,随即突然想起了什么,霍然起身,抬目眺望,却见两条伤痕累累的神龙穿过白云,落向地面。

    结果或许是因为伤势过重的原因,落地的瞬间便倾翻了,以至于龙背上的两人也跟着跌落下来。

    “父亲,大哥。”姬发迅速冲了过去,俯身搀扶向跌落在地的老父亲,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姬昌凭借着他的搀扶站起身来,回首望向奄奄一息的神龙,来不及解释什么了,忙道:“儿啊,快让龙六太子去请申道长救治五太子与七太子。

    姬发迅速从怀里掏出一枚海螺,狠狠吹奏起来。与此同时,西岐国都的一间酒楼内,正大吃二喝的龙六太子嗖的一下便消失在原地,令刚刚来到他桌前的店小二忍不住揉眼。

    这是人能跑出来的速度?

    等等,饭钱好像还没付啊?

    小二反应过来,连忙追出酒楼,却见行人稀疏的街道上,哪还有那人身影……

    不久后。

    六太子极速赶至侯府内,看到瘫软院中的兄弟后,顿时愣住了,下意识施法营救。

    只是以他的道行来说,并不能完全治愈俩兄弟的伤势,便迅速说道:“我去找父王过来。”

    “父王?”正准备开口的姬发诧异道。

    六太子点点头,道:“我们父王如今就在西岐国境内,他一定可以治疗好他们。”

    姬昌道:“那你快去,你五哥与七弟是为了救我们才这样的,必须要救回来。”

    随着六太子飞身离去,太任与太姒一起来到这里,姬昌连忙带着儿子向母亲请安。

    “我儿,你是怎么回来的?”太任看了眼院落中气息衰落的龙族太子,继而望向姬昌。

    姬昌冲伯邑考招了招手,道:“你来给你祖母解释吧。”

    伯邑考微微颔首,开口道:“我到了朝歌后,向帝辛献上三宝,祈求对方可以放我与父亲离去,不料三宝中的白面猿猴突然发狂,冲向妲己,后被帝辛一拳打死。

    妲己趁此谗言,诬告我意图弑君,帝辛对其言听计从,当场就要杀我。

    就在侍卫准备动手之际,妲己又说,可让父亲执行,以示忠诚。

    倘若父亲杀了我,便能证明他确实心向大商。若是父亲不杀我,就说明本次刺王杀驾,与他也脱不了干系。

    而后,父亲便被人带至大殿,被帝辛胁迫着对我动手。父亲下不了手,意图自刎,是龙五太子及时现身,救了父亲。

    龙七太子随之出现,与龙五太子联合,试图护送我们父子二人离开,却被帝辛赤手空拳打成重伤,险些没逃出来。”

    “帝辛竟能徒手搏龙?”太姒惊骇道。

    伯邑考颔首道:“没错,龙五太子与龙七太子联合起来都不是他对手,假如他会飞的话,我们根本就逃不出来。”

    从太任到姬发,一家人尽皆对此情况无言以对。

    不久后,九叔骑坐在六太子身上,降落云霄,来不及与姬家人寒暄,第一时间冲着两名龙太子运转仙气,为二龙修复伤势。

    龙王神力是龙六太子不能相比的,只见两名龙太子身上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精气神也逐渐旺盛起来,不再有那种奄奄一息的感觉。

    许久后,九叔缓缓收工,脚下一软,所幸龙六眼疾手快,及时扶住他胳膊,这才避免了他跌落在地。

    “人王之气,神仙杀星啊!”九叔感慨道。

    “多谢父王。”龙五与龙七同时化作人形,躬身拜道。

    九叔摆了摆手,这才转头看向姬昌父子:“西伯侯,大公子,恭喜你们逃出朝歌。”

    姬昌指着两名龙太子道:“多亏了他们舍命相救啊!龙族大恩,我姬家没齿难忘。”

    九叔道:“您言重了,这都是他们该做的。”

    姬昌摇摇头:“龙族又不欠我们姬家的,哪有什么该做的?龙王,我想将龙族封为西岐图腾,您以为如何?”

    九叔微微一愣。

    在这世界,龙族成为人族图腾,竟是由此开始的吗?

    “不可以吗?”见其沉吟不语,姬昌忽地没了底气。

    其实他这也是想要找个庇佑。

    虽然他们父子是逃出来了,但可以预见的是,帝辛一定不会就此揭过此事,说不定还会御驾亲征。

    在见识了帝辛的伟岸神力后,姬昌现在确实是感觉挺空虚后怕的,急切需要强力支援与精神支柱。

    九叔长长呼出一口浊气,道:“当然不是不可以,但不可以是现在。主要是因为时机不对,倘若现在龙族成为西岐图腾的话,那么西岐恐怕就很难再赢得天佑了。”

    “这是为何?”太姒问道。

    九叔道:“因为现阶段,天不佑龙族。”

    太姒无言以对。

    与此同时。

    朝歌,房顶破碎的王殿内。

    帝辛手持王剑站在一张被劈开的桌案前,浑身透露着一股摄人心魄的气势。

    在这股气势下,妲己只敢在一旁站着,殿外更是跪满了满朝文武。

    “谁能告诉孤,姬昌父子身边的那两条龙,是从哪里蹦出来的?”许久后,终于平复下一些怒气的帝辛走出王殿废墟,俯视向跪满殿前的百官。

    百官静寂无言,唯有风声在众人头顶打转儿。

    看着这群宛如鹌鹑般的废物,帝辛原本沉寂的愤怒再度沸腾,好不容易才忍住了对着他们冲杀一场的冲动,开口道:“宣鹿台督造申公豹觐见!”(本章完)

    .yetia80935/415400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yetia。何以笙箫默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yetia请牢记收藏:玫瑰小说网,网址www.meiguixs.net 玫瑰小说网最新最快无防盗免费阅读,找书加书可加qq群887805068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