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没你就不行之新征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651.人生向暖(160)一更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人生向暖(160)

    桐桐说去参加寿宴, 那就真的会去参加寿宴。

    她还提前去了,一到就先给赵一清打电话:“赵总,我人在机场呢!”

    赵一清:“……”当时就是客气了一句, 说自己是东道主, 去了一定得找他, 一切他给安排。

    真就是一句客气话——而已!

    人家当真了,一下飞机就联系,然后呢?然后等着自己给安排酒店食宿, 是这意思不?

    他拿着电话看了再看, 边上的白丹都不敢说话了, 朝后缩了缩。

    赵一清压着脾气,叫自己的语气里尽量带上笑意:“林总到了?我这就叫司机去接……”

    现在才走, 你肯定得在机场等。我就不信你愿意一两个小时的在机场耗着?有这工夫你打车都到酒店了。

    结果人家说:“好的!我的电话是畅通的, 到了给我打电话。”

    然后把电话就给挂了。

    赵一清看着手机, 再看看手机, 他:“……”只能看武泉:“安排司机和车去接,酒店要最好的套间,按最高规格接待。”

    “好!这就去。”

    武泉转身去安排了, 白丹这才小声问说:“这是不是林总跟您示好呢!”

    示好?这是示好还是诚心恶心我给我添堵, 我分的出来!

    桐桐在机场上了赵一清给安排的车, 住进了赵一清给安排的酒店, 餐饮在酒店解决, 一切都特别的贴心。

    武泉甚至等在酒店门口:“林总……”

    桐桐哈哈就笑,“我都辞职了!什么林总不林总的?要么,叫我小林、小桐……”

    “可不敢!”这玩笑可不能开。

    “那怎么着了?”桐桐站住脚,“叫桐姐吧!咱别分年龄了……要不然,这林总林总的, 影响也不好。”

    武泉:“……”只能硬着头皮喊了一声:“桐姐,听您的。”

    这不就好了吗?

    桐桐在房间里看了看,武泉在边上陪着:“您看,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满意!都很满意。”

    “那您还有什么要吩咐的……”要是没有,我可就走了!真没必要跟您在这里耗着。

    桐桐马上就道:“还真有件事,得麻烦你们赵总。”

    啊?

    桐桐往沙发上一坐,就看他:“你也知道,我跟齐红兴齐总呢,渊源颇深。我们都是钢厂的,他既是长辈,又是同事,现在跟金总共事……你也知道,他们最近挺忙!他家儿子呀,在京城工作定居,也是一年见不了两面。我想着,既然来了,于情于理,都应该替齐总请孩子领导吃顿饭……”

    别孩子孩子的!人家的孩子比你打!

    武泉认真听着,问说:“需要给您订宴席?”

    “这倒是小事!”桐桐一脸的哭闹:“主要是我不认识人家领导,就想着,能不能请赵总出面,帮我约个饭局。”

    武泉都以为自己听错了:为了安排齐红兴的儿子,自家赵总可费了不少心思。齐红兴想叫他儿子过的顺畅,至少得学会在一些事情上闭嘴吧。

    可以没态度,但别持反对的态度。

    这个安排,效果很好!

    可这位一开口,就请帮忙约饭?

    武泉只能说:“……那……我们赵总可能也不太熟!”

    桐桐一脸遗憾的样子,“不太熟?约不到?那这也是没法子呀。回头吧……回头我看看谁有这个关系,能约着见见。”

    武泉才松了一口气,结果就听见人家又问:“对了,赵老大寿,请了哪些人呀?”

    啊?

    桐桐笑着看他:“请的客人多吗?我得看看我穿什么去合适。”

    武泉:“……”别是想去寿宴上打听这个事吧!他只能说:“就是一些亲朋好友,小宴而已。”

    “哦哦哦!那我知道了。”桐桐起身送人,“行!你忙吧。”

    武泉走了,一回去就说这个事:“……别是在寿宴上来回的打听……”

    赵一清真觉得被无赖给缠上了,他烦躁的摆手:“给她约!给她约去!反正那边的事也不成了……爱约约去!”

    武泉拿着手机出去,一口一个桐姐的,“……我们赵总帮着您打听了,托了好些朋友,算是请到人家了……”

    “那可太感谢了!感谢!感谢!”

    当天晚上,齐红兴都睡下了,他儿子的电话打回来了。

    “跟谁吃的饭?”他坐起来,重新戴上老花镜。

    “我刚进家门,刚才跟林总和我们单位几位领导一起吃的饭。”那边的声音有些慵懒,还带着些醉意,“我以前还不信,说那么年轻,真就跟长了三头六臂似得呢。结果真就跟长了三头六臂一样……饭桌上聊的可好了,留了联系电话。还给每个人都准备了礼物……啥礼我也不知道,但应该价值也不低。”

    花的都是个人的钱,但是呢,确实是咱拿到实惠了。

    “行!知道了。”齐红兴说着就叹气,“好好干吧!不要有顾虑。人都是复杂的,没有谁会顺着一条道走到黑。那边有情面,这边如果也有情面,你就相对稳当。”不会真有点啥事就把巴掌全拍在你身上。

    他儿子在那边应着,低声道:“大部分人其实还是很愿意跟林总打交道的。”

    这是肯定了,只讲交情,不谈利益。相互帮个人情忙,不去捆绑谁的战车,这当然是大家喜欢的交往方式。

    她这边辞职,那边走出去,不是去跟谁为敌的。因为大部分都不是坏人,只是不得不屈服的普通人。

    普通人之间的交往就是这样的,我给你个面子,你给我个面子。

    就像是我的车违规了,你交警队有熟人,咱处罚的时候能轻点不?你去给孩子转学,我这边刚好认识人,咱搭句话。

    大部分的交情基本都是这样的。

    这些被赵一清拉扯住的藤蔓,现在林雨桐也拉扯住了。这些藤蔓帮不了金总,但要在去扯金总的后腿,成为他的绊脚石,那倒也不会。

    挂了电话,齐红兴叹了一声。

    他老婆听了半晌了,这会子就说:“改明儿我跟田易阳约好做美容去!你们的事我们不管,咱怎么说都是老交情了。”

    没拦着你呀!齐红兴就是说:“年纪轻轻的,真就是好涵养。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说沉下来就沉下来了。”

    “这种人才能结善缘!像是那个谁……要不是吃大利的人,谁跟他处都得提心吊胆。”

    齐红兴‘嗯’了一声,摘了眼镜睡下了:春啤那边的一些事,自己去算了!大刀阔斧便容易得罪人,这个得罪人的事还是自己挑头去干吧。

    赵老的寿宴,明和会去,蓝琪也会去,好歹这不是一块在向荣酒业有股份吗?

    桐桐跟他们搭伴,一下车看见过来迎接的武泉,桐桐就喊:“搭把手……不耽搁你吧?”

    “看桐姐说的……都是贵客,里面请。”

    桐桐又喊赵一清的司机:“小陈吧……都不是外人,愣着干嘛?搭把手呀!”

    蓝琪就看见林雨桐把赵一清身边的人指挥的团团转,各个见了她都喊‘桐姐’。她憋着笑,低声道:“赵一清只怕吃了你的心都有。”

    “他吃不了。”明和说着就看桐桐,“武术上有一种打法,叫——缠!近身贴,上身缠。”

    对喽!这种打法是输不了的。

    寿宴说是不大,但其实惊动的人可不少。来来往往的,蓝琪小声给桐桐介绍,这些人都是谁,现在都是干什么的。

    其实不用介绍,好些桐桐都见过。

    像是有些就是春城来的,都是赵老的嫡系下属。这些人见了桐桐也挺惊讶,彼此打个照面,点点头,但是别的话倒是不好说了。

    赵一清趁着老爷子跟老部下说话,就凑过去低声道:“爸,还有我的几个朋友……之前不是告诉过您吗?都是天才一样的人物……大家都认识!人家特意给您来祝寿的。”

    赵老看了儿子一眼:“谁呀?特意介绍?”

    赵一清就上外间请明和、蓝琪和林雨桐:“我爸也是早听过你们的名声,想见你们。”不是愿意跟我掺和吗?来!多认识几个人,叫|春城的人都知道,咱现在是朋友。

    桐桐一脸笑意,像是不知道他的意思一样,跟着往里面去。

    赵老一看就知道了,指着桐桐:“这是个化学家!是个能源化学家,还是实干家。”

    桐桐就笑:“别人夸我,我得推辞,谦虚几句。您夸我,那我可就领了。”说着,还看边上的一位主任,“您作证呀!回头回了春城,您得把赵老的话帮我宣扬出去。”

    这位主任姓李,这会子哈哈就笑:“这话不用宣传,谁不知道小林是个实干家呀。”

    赵老跟明和跟蓝琪说了几句话,问候了问候家里人,就又格外关照这个没啥背景的实干家,招手叫桐桐过去,“这么年轻,这么有魄力……是个人才!现在任什么职务呀?”

    李主任看了桐桐一眼,桐桐坐到边上,一脸的遗憾:“叫您失望了!我辞职了!”

    怎么辞职了呢?是遇到什么事了?

    “之前被人恶意袭击,差点丢了命……我这样的小辈跟您不一样,我缺乏历练,遇事就怕了……”

    赵老皱眉:“治安这么差?”

    “治安很好!当时……就定为重案要案了……处置的很好!问题出在我身上!”桐桐一副‘知错’的样子。

    赵一清:“……”就这点事!逮住机会就说!又是重案要案,又是治安很好……但结果是你辞职了呀!

    你猜我爸信不信案子真的处理的很好?

    你就差把有人要害你还将继续害你的事直接说出来了!

    他赶紧打岔:“爸,也别光顾着说话……客人都到了,入席吧。”

    赵老点头应着,起身的时候却严肃又冷冽的看了儿子一眼,赵一清视线一躲闪,扶着人往出走,低声道:“客人挺多的……”

    桐桐一脸笑意的跟着起身:很多罪都难界定!但从古至今,但凡牵扯人命案的,谁都休想走脱。

    别管背后有多少运作手段,一旦涉及人命,就落了下乘——因为纸包住火太难!事容易露!

    入席就入席了,桐桐也跟着社交,大家相互之间敬酒说个话,都是常有的事。

    碰上沪市的一位领导,大家客气的认识了一下。

    对方也只是说了一句:“我母亲当年在那边插队,到现在都怀念那边的大碴子粥……”就是聊风土人情这样的安全话题嘛。

    桐桐当时就说:“那回头一定给阿姨送去。”

    谁也不当真!

    可桐桐当真了,在寿宴结束之后,她跟杜鸣见了一面,就直飞沪市。给杜鸣带的土特产少给了一部分,给这位才认识的新朋友送去了。

    除了土特产,当然还有一些看着高档的礼物。

    这就很叫人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是有事相求吗?

    桐桐摇头:“真没有!新能源的秦总,他家姑娘在沪市读大学。小姑娘没离开过家,秦总就老惦记了。我说我来办点事,顺道看看吧!结果人家大学里的老师,我一个也不认识。想来想去,这不就认识您吗?想问问您……”

    嗐!还当什么事呢!多大点事呀?

    人家帮着打了几个电话,说是有个学生的家长想要拜访一些。

    这真不是算是啥事,真就是顺手一个电话的事就成了。那这个人情为啥不送呢?

    秦家姑娘上的大学也不是顶尖的好大学,就是一所二本大学。电话直接打到了校长的那边,桐桐郑重的去拜访,又请了院系的老师们吃了饭。

    也不是为了留沪市工作,也没有说保研呐是留校之类的意图,就是单纯的担心在学校的情况。

    这事办的……赵一清能不知道吗?那个收了桐桐土特产的,他觉得给桐桐面子,其实也是给了赵一清面子。给了你面子了,我当然要让你知道。

    赵一清:“……”用我的人情和面子办她的事,办的真溜呀!就是我老婆,都不能这么理直气壮!当然了,我也没老婆。但就是有老婆,我也不能纵着她这么办事。

    咱就说这个事气人不气人?

    她仗着自己不好翻脸,简直得寸进尺:我叫你看我的能量,不是叫你不要脸的用我的能量的!

    撂下电话,他觉得胸口憋的慌,吃了饭之后,突然嗝就打不出来了。

    难受的厉害了,去看大夫。西医说这是肠胃炎症,吃点消炎药就好!可吃了三天,还是打不出嗝来。

    辗转又去看中医,中医问说:“是受凉贪冷食了?”

    “没有!”

    “是吃什么难消化的东西了?”

    “没有!”

    “之前有没有过这种类似的情况?肠胃的状况都好吗?”

    “挺好的!吃嘛嘛香,肠胃跟铁打的似得。”

    大夫给号脉,然后沉吟了半晌才说:“这是胃气不下行导致的!应该是吃气了,气不顺!”

    赵一清:“……”你这个大夫!开药就完了!你管我为啥生病的?!请牢记收藏:玫瑰小说网,网址www.meiguixs.net 玫瑰小说网最新最快无防盗免费阅读,找书加书可加qq群887805068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