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没你就不行之新征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650. 人生向暖(159)二更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人生向暖(159)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山……那里有森林煤矿……还有那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

    桐桐在书房一边忙活着, 一边嘴里哼哼个不停。

    田易阳小心的朝里瞅了一眼,人家背对着门口,搁在那里唱的欢快的,屁股还跟着旋律一扭一扭的, 隔一会子还咯咯咯的笑几声, 也不知道那是干啥呢。

    她给林守道指了指:“自从不上班, 有点不正常。”

    林守道白了她一眼:哪不正常?这高高兴兴的,不比那垂头丧气好。

    他抱着外孙女晃悠, “咱不理姥姥, 姥姥就是闲的。”见孩子醒着呢, 他就大着声儿问闺女:“咱今儿吃点啥?”

    “吃啥?吃点偏碗饭。”

    啥偏碗饭?这说的是啥呀?

    桐桐只笑,不懂就对了!

    这天晚上, 桐桐把一包东西塞进了邮筒,便不再管了。

    第二天, 春啤的门房迎来了邮局送信的。现在信件特别少, 电话很方便, 年轻人用电子邮件, 而手写的书信真的特别少见了。

    门房自己都纳闷:“哎哟!别是订的报纸吧。”

    结果并不是, 拿来二十封信件, 全都是给单位上这些现存的领导的。而且,信封很阔气,落款全是X县车城。

    车城给领导们寄来的信件?

    门房也说:“估计是宣传单!”都是给买得起车的人专门寄送的!单就是为了卖车的!像是那些送牛奶的,他们也会送一些像是信一样的东西,没啥价值。

    邮局的人就更不知道为啥了,放下就完了。

    然后门房就等着,谁家的人进出,碰上就喊住, 东西递过去,就算是送到了。

    张主任的父亲背着手遛弯,门房挑了给递过去:“是张主任的。”

    这老头伸手拿了:“当个领导,一天天的都是事。”很会拿乔,“这是啥东西呀?”

    “车城做宣传的吧!”应该是的。

    老头儿抬手就给拆了,里面是一张优惠券,名字却是:李飞主任。

    优惠额度十五万。

    老头儿吓了一跳,但这玩意不是自家的:“是不是塞信封的时候弄错了?”他转回去喊李飞李主任的老爹:“来,取一下你家的信。”

    李老爹溜达着过去了,找了李飞的信,拆开一看,名字也不是自家的,是王兰的,优惠额度只两万。

    那这不行呀,得先领回去,各归各位才行。

    这一拆就有意思了,有的是二十万的优惠券,有的只有两万。

    拿了二十万的这个,心里能不窃喜?买二十一万的车,只要拿一万现钱。买出来再卖掉,这就是钱呐。

    可只拿到两万的,心里啥滋味呀?什么意思?瞧不起人呀!

    当然了,这事没法去质问赵一清这个当事人去。但是,你要是这么对我,你安排下的事就别怪我不精心了。要不然,你还以为我没有啥价值呢。

    拿到大额优惠的人,在电话里一再对赵一清表示感谢:“……就这点事,我肯定给您办妥……”

    电话上当然不能提任何关于收钱拿好处的话,容易落下证据。这有些事,只能做不能在嘴上提,大家心照不宣就成。

    赵一清当然也就不知道这里面还有什么优惠券不优惠券的事,他客气了几句:“我在西北,过几天……等我回去之后设宴。”

    “好的!好的!一定!一定。”

    以为板上钉钉的事,结果出现了变故。

    先是工人间都在流传,说是那个林雨桐为了不接手春啤,辞职不干了。

    大家都不信这个说法,但这个说法是从糖厂那边传来的。还有人说,之前那边的副厂长张英亲口说的,说职工太容易被欺骗了,林雨桐懒的费神!说工人被卖了一次两次次还不警醒,她不想管了,所以,干脆辞职,享福去了。

    反正大家过的好坏跟人家又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嘛!

    这话不是一个工人听说了,好些跟那边有些亲戚关系的人都在说。大家说的有理有据的,尤其是关于某些人的子女在南边置办房产的事,更是有鼻子有眼。

    这个却也不是秘密!事实上,人家这些人的子女好似都格外出息,出去打工就能挣到钱,挣到钱就能买到房。

    有些人不往偏处想,只觉得人家的孩子能干。可现在被这么一戳,恍然大悟:感情是这么一码子事呀!

    是啊!大家以前拿一样的工资,你家孩子跟我家孩子也没那么大的差别。怎么就突然间,你们就都发了财了,孩子也出息了,我们就只能在温饱线上挣扎呢?

    然后事情就经过很多人的加工,越来越走样子了。有人说张主任家在广深买的是别墅,有人说李主任的闺女在沪市住着东方明珠边上……

    但真不是这样,可偏偏大家都信了这个话。

    就连李主任都怀疑张主任是不是拿的更多,毕竟车城的优惠额度大家的可都不一样。

    张主任真觉得这事邪性,他还专门去x县的车城去看了,人家说压根就没有优惠券的事,肯定是哪里弄错了。

    他这才赶紧打电话,“被人给耍了,压根就没有这回事。”

    可谁信呢?这必是因为被人发现处理的不公平,干脆就不认这一码事了。

    那咱就说说,车的事情就算了,房子呢?房子大家是不是一样的?

    李主任的老婆说:“人家那是海景房,咱买的是啥?看着面积差不多,可钱数差远了……”

    “老娘们家知道啥呀?”这种事就做不到绝对的公平:咱儿子在京城,人家的儿子在广深,你非要京城有海景房吗?这不是胡扯吗?

    但显然,谣言止不住了。

    房子、车子,越来越多的工人朝上反应问题,说了,信不过他们,坚决要另外组织工人代表。

    省城的上||访办的门口,天天被堵着,都是来反应问题的。

    甚至有工人守在领导上下班的单位门口,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

    前后五天的时候,工作组重新进驻了春啤,停止了其他人的工作,将一些老职工和老干部又重新召集起来,开会商量事情怎么办。

    王海平这次作为组长,一了解了事情经过就跟其他同事对视了一眼:这事透着一股子无赖味儿。

    流言、恶作剧,没有一个手段是上得了台面的。

    但流言里的事真不真呢?有真的!这些人家的子女都在外地有房子,而且基本都是去年年底前后买的。

    但要说能查出什么吧?又不能。

    比如,人家公司的奖金就有一大笔,不可以吗?人家运气好,刚好能拿到优惠价,房子比别人便宜了十几万,有问题吗?

    所以,拿这些人是没有办法的。只是说,这些人的威信被打下去了,大部分的人不吃他们那一套了。

    至此,谈判才算是正式开始,进入了实质性阶段。

    陈秀华还是打了车,还是到城外的铁锅炖。结果一下车,边上就停了一辆车,林雨桐从车上下来。

    “陈总?”桐桐靠在车边看她:“这么巧啊!这么偏的地方你都能找到?”

    陈秀华:“…………”她怎么摸到这里来了?

    桐桐一脸的笑意:“既然赶巧了,那咱俩拼一桌吧。”

    陈秀华:“……”只能挤出笑来,“林总,您一个人……跑这么远就为了吃顿饭?”

    “哪呀?”桐桐苦着脸,锁了车门,“我是辞职了,无所事事,心里憋屈的慌!出来是透气来了,本来呢,就是下来借个厕所的,这不巧了吗?正好就碰见你了……”说着,就一脸好奇的歪头看陈秀华:“怎么?还约了别人呀?那我是不好打搅了。”

    “不!不!别。”陈秀华拉住桐桐:“林总……这是我表弟的馆子,我过来就是看看我姑妈!既然碰上了……一起吧!”

    桐桐赶紧从后备箱里拿礼物:“不知道长辈也在,得表示表示。”

    体面的礼物拎着,进了馆子,给人家姑妈送了礼物,人家可热情了:“快后面的小间坐。”

    不着急!看看这农家院。

    赵一清从后门一进来,就瞧见陈秀华跟林雨桐站在院子里,对着那破院子指指点点的。他皱眉问武泉:“她怎么找这儿来了?”

    那谁知道呢?“下车吗?”

    桐桐看向赵一清的车,然后摆手:“哎哟!赵总,这可真是‘山不在高,水不在深’……在这地方,都能偶遇您!”

    赵一清:“……”这疯子,是长了狗鼻子吧!

    他只能笑着下车:“哎哟哟!巧了不是!”

    桐桐远远的就伸出手:“我就说,我今儿为啥这么想散心呢!感情是有缘分等着呢。瞧瞧,先碰上陈总,再碰上赵总……今儿这运道多好!这样,我请!今晚这顿必须得我请。”

    她说着笑着,还喊老板:“鸡鸭鹅炖一锅来。”

    陈秀华尬笑着看赵一清,赵一清维持着笑容跟两人往包间去。

    坐下了,桐桐还问赵一清:“赵总哪天回京城?”

    “啊?还没定。”

    桐桐一脸的遗憾:“我还想说,若是赵总要回,我跟赵总同行呢。”

    “哦!林总去京城有事?”

    桐桐特别惊讶的看赵一清:“赵总,怎么说也是朋友呀!赵老大寿,这么大的事你不邀请我们,那可太不够意思了!”

    “知道你们忙……”

    “不忙!不忙!金总他忙他的,我清闲呐!此次呀,专为赵老大寿去的。”

    “咳咳咳……”陈秀华端着杯子才抿了一口,直接给呛出声了。

    赵一清看向林雨桐,人家一脸的认真和赤诚,他:“……”有毛病啊!去我家干啥?神经病吧!这都是什么二杆子路数?

    照她这么折腾还得了?以后我走哪,她黏哪;我遮哪,她捅哪,这谁招架的住?

    这哪里是我跟狗皮膏药一样贴她?分明是她要跟狗皮膏药一样贴我!啥都给她掀到明面上,还玩个屁呀!请牢记收藏:玫瑰小说网,网址www.meiguixs.net 玫瑰小说网最新最快无防盗免费阅读,找书加书可加qq群952868558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