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没你就不行之新征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648.人生向暖(157)加更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人生向暖(157)

    桐桐认识了自称是老乔的姑娘, 干脆坐在街边摊,坐下聊聊。

    老乔左右看看,朝不远处指了指,“走!那边的味道好, 我一大哥在那边开的馆子。”

    街口的烧烤店, 老乔吆喝老板:“哥, 老几样。”

    里面有人应着,马上有人端了水煮的花生来。

    桐桐正擦着桌子, 看见这端盘子人的手, 他的手背上有一条刺青的蛇。巧了不是, 那天晚上持棍棒打她的时候是大晚上,又是寒冬里, 都戴着手套,她确实没看到什么特征。

    就是送到医院, 在医院里伤者的诊治跟她的检查也没有在一起, 她确实也没看到多少。

    但是领头的那人意外死了之后, 她是去太平间看过的。好巧不巧的, 那人的手背上, 相同的位置差不多也纹着一条蛇。

    人家放下盘子走了, 桐桐没问,只跟老乔有一搭没一搭的说闲话,就说刚才那事,只要把人从里面弄出来,谁愿意知道他们之间到底怎么着。

    就是第一次碰面,都知道谁是谁,要是没啥大差错,以后大概要打半辈子交道, 所以,这才都刻意的交往了交往。

    感觉还都不错,老乔觉得这个林雨桐没啥架子,很好交往。桐桐也觉得人家不难处!

    李翠还专门问桐桐的意见:“觉得怎么样?”

    挺好!真挺好的。

    但第二天白天,她还是自己开车出去,找纹身店,都是什么人纹那种纹身。

    昨晚没问老乔,是觉得这种事不需要家里人知道。

    当然了,这种事也不能跟陈广或是周鹏打听,在有些东西面前,谁也靠不住。陈广就不说了,就说周鹏,当年揭开厂里的贪污,周鹏就不敢。

    现在……同样的道理!根底浅,什么都不牢靠!小树苗上系船,悬的慌。

    她戴着棒球帽,找了个纹身店,挑样式,顺便跟老板打听:“就是那种看起来像龙又像是蛇的……”

    “纹那个?”老板摇头,“小姑娘一般都不纹那种的。你看那种玫瑰……”

    “是我对象,我见他手上有一个,我想跟他纹一对!”桐桐翻看着,说的漫不经心,“他也不告诉我他在哪里纹的。”

    老板直接摇头:“真不知道你说的是哪种!”

    没法子,这个店不行,又换了一家店。就选在昨晚跟老乔吃饭的那个街口的斜对面,店面很小,老板打扮的特别叛逆。

    桐桐一说,老板就皱眉:“你纹那个?”

    “我看好些人都纹?前面街上一个端盘子的大哥就纹着的,跟我对象手上的一样……”

    “你对象是七哥的人呀?”

    谁是七哥?

    “不知道就算了,你问问你对象,你对象要是叫你纹,那你再来。”

    七哥?

    桐桐开车回家,然后回家直接上网查,查资料。

    赵一清跟这个手上有纹身的人有一定的瓜葛,哪怕不是直接指挥,但肯定是一条线上的。赵一清在线的那一头,这些人在线的这一头。

    只要在一条线上,那必然是有线连接的。

    这条线是什么呢?

    得从赵一清或是与他相关的人员里找他做的项目或是工程,这些都算。因为资金往来,个人对个人太奇怪了,只能是别的上面利益相关。

    她把所有的跟赵一清有瓜葛的企业都列出来,其中有五处是拆迁工程。

    而拆迁工程承包出去的拆迁公司,叫七星拆迁服务有限公司。

    再去查这家公司,法人叫白双|星。

    桐桐摸了电话,给林守道打电话:“爸,你在哪呢?”

    林守道在店铺这边呀,现在要拆了重新盖,正在门口写‘拆’字呢,“我把货底子清完就回来。”

    “清啥货底子呀?”桐桐说他:“回头你都给送火锅店就完了。”那能值多少钱呀?回头把钱折算给你不就行了。

    这也是个法子!林守道问说:“你打电话是怎么了?有啥事呀?”

    “我这不是之前听说,咱那做建材生意那个院子……拆迁的时候是哪个拆迁公司来着?”

    问这个呀?林守道看看正在自家门口写‘拆’字的人:“就是那个……那个吉星高照……”

    啥吉星高照?

    “是七星高照!”林守道说着,就压着声音:“大部分拆迁的活都是他们的,咱这边的铺子,我看承接拆迁活儿的,还是这家公司。”

    “七星?”

    对!

    “老总姓白?”

    “对对对!你认得呀?”认得这种人干啥,不是啥好人,“问这个干什么?”

    “这个白总兄弟多吗?”

    “不清楚,只之前卖建材的时候,听大家闲聊,反正说起来都是白老七,或是七哥七哥的。”林守道说着,就看见油漆沾到柜台上了,“慢点……玻璃毁了!”说着,就对桐桐说,“行!回去再说,我这忙着呢。”

    桐桐看了看手机,然后挂了电话。

    白老七!

    四爷出差回来,桐桐围着他前前后后,嘀咕的就是这个白老七:“我就不信,这里面就那么干净?顺着这条线往下摸……”

    四爷将搓澡巾递给她:“我能不查他的老底?”

    “这个拆迁公司,你知道?”桐桐就看他:“没问题?”

    “自从这个拆迁公司成立以来,大大小小的工程……自我查的那时候算,一共是九十二个。意外死亡二十七人,伤一百零二人……”

    这问题还小?

    “但是,走法律程序,人家是和解赔偿,双方达成谅解的。”四爷催着她搓澡,“有什么问题?”

    桐桐一下一下搓着,“死了的……亲属拿了赔偿,工程顺利进行,这都说的过去!死了死了,记着仇的人少!那伤的呢?若是残了呢?”

    四爷转过身认真的看桐桐:“没有重伤的!没有致残的!要么死了,要么轻伤。”

    桐桐拿着搓澡巾怔愣了一瞬,而后点头:“明白了。”这就跟有些肇事司机撞伤了人之后回去碾压是一样的,人命钱有数,伤残被赖一辈子,最难处理。

    四爷就又道:“被处罚过六次,罚款累积一百一十三万。也有过因暴力拆迁被报警,高达一百多次吧,但进去的都不是白老七,公司的法人不是他。明面上,白老七跟这家公司毫无关系!”

    “白双|星……是他哥?”

    “嗯!”

    桐桐重重的搓在四爷的脊背上:“所以……就这样了?”

    从法律上来讲,就是这样了!至少我没找到漏洞。

    桐桐不死心的问:“那二十七家死了人的……就没有人……”

    “我一家一家的查过了。”四爷朝后一靠,也不要她搓了,“有一家,死了老两口,赔偿了七十二万,三个子女平分之后,就去南边了……有死了老婆的,获赔了三十万,娘家和丈夫分了这个钱,娘家拿十万,丈夫拿二十万,后来丈夫再婚,前面的事就不再提了……”

    桐桐就站在边上,听四爷事无巨细的算,最后,他才说:“先洗完,我吃个饭,再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

    “前年,拆迁的时候死了个老太太,这家的儿子闹的有点厉害,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只听说这家的儿子去南边打工挣钱请律师要跟拆迁公司打官司,可这一去两年都不见回来。家里只剩下老爷子……老爷子去年接纳了赔偿款,但依旧以拾荒为生……”

    四爷说着就抬头看桐桐:“我之前去看过……老爷子只问了我一句……”

    什么?

    “他问,‘我儿子还活着吗?’”

    桐桐坐在浴盆边上,四爷当时没法回答,自己现在依旧不能回答。

    现在……这身份信息并不是全国联网,像是身份证之类的,其实管理的也不并不那么严格。很多人远走他乡之后,就杳无声息,再没有回来过。

    这家的儿子……不是唯一的一个。

    所以,联系不上,失踪,这在现在看来……真的不算是多稀奇的事。以此来推断,说这家的儿子没南下,而是遭遇了不测,也是没有根据的。

    四爷问说:“去看吗?”

    去吧!看看。

    老头住在城郊一处废弃的老豆腐坊里,只一间破屋子,一床炕。里里外外堆的都是捡来的废品。

    两人去的时候,老头正在收拾捡来的矿泉水瓶子。取下盖子,踩扁,然后拧上,一个个的装在袋子里。看见两人过来,他也只抬头看了一眼。

    四爷递了烟过去,“大叔,又见面了,歇歇。”

    老头儿接了烟,自己点了火,颤抖着手看这两人:“我收废报纸!我在报纸上看见过你们。你们是好人!好人会有好报的。”

    桐桐问说:“大叔,您确定您儿子南下了吗?这事情的前前后后,你能细细的跟我说说吗?”

    老头儿回屋,拿了一张纸出来,“这是我儿子留下的……说他去南边找活干,挣钱找律师打官司。”

    桐桐把信纸接过来,仔细认真的看了好几遍,从这个上面看,这应该就是当事人自己写的,而且写这个的人不慌不忙,并不是紧张之下下笔的。

    老头又拿老课本:“我儿子的字上面有。”

    对比之下,就是本人写的。

    老头叹气:“我儿子南下,我觉得是可能的;但只要是活着,不联系我却是不可能的。”他扭脸看桐桐,又问了相同的一句话:“你说,我儿子还活着吗?”

    桐桐把课本和信都给还回去了,然后拉了拉四爷,两人啥也没说,从这破旧的院子里退出来了。

    两人上了车,老头儿又追过来。

    桐桐摇下车窗,“大叔,还有事?”

    没啥事!只是:“……都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我就是想问问,恶报啥时候才能到?”

    桐桐看着老人的眼睛,眼里重新聚集起了火苗:“遇到我,坏人恶报就来了。”您等着吧!请牢记收藏:玫瑰小说网,网址www.meiguixs.net 玫瑰小说网最新最快无防盗免费阅读,找书加书可加qq群952868558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