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没你就不行之新征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647.人生向暖(156)三更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人生向暖(156)

    桐桐看着老二伸着手要拉老大手上的铃铛, 就不免失笑:人性就是往自己的怀里扒拉的。

    只要是利己的,有枣没枣先打三杆子再说。

    尤其是不需要自己出头,有人愿意冲到前面的情况下,大家都会观望。

    心态就是:万一成了呢?不成也没关系, 我又没掺和, 我又不会失去什么。

    人之常情吧!

    说生气那倒是也犯不上, 这种的谁都没法子,耗着吧!

    天慢慢热起来了, 孩子过了两个月之后就能放在婴儿车里推出去转转了。小区里很安静, 在里面转着, 叫孩子在纱帐里躺着晒晒太阳也挺好的。河边的公园也挺好,不过得等没风的时候才能去转转。

    河边的小公园白天做小生意的人也很多, 有卖气球的大姐就老举着气球转来转去,李翠给孩子挑了两个绑在婴儿车上, 孩子看着气球忽上忽下的, 咧着嘴直乐。

    碰到别人家带着孩子出来玩的, 李翠夸人家孩子, 可等人家一走, 她立马就说:“……还是我们的眼睛大……还是我们长的白……还是我们看着机灵, 瞧瞧,这眼睛忽闪忽闪的……”

    天下再就没有比她家孙女更好看的孩子了。

    田易阳说:“像桐桐小时候……”

    李翠说:“小晔小时候也这样……”

    反正好的都是随着她们自己生的孩子了,不好的都是对方家的。

    正看孩子呢,杜鸣的电话打来了:“你们家金总还在西北?”

    “嗯!怎么了?今儿这么闲呀?”

    杜鸣在那边笑:“我明儿去西北!要是你家金总方便的话,明晚上能不能到L州,我请他作陪,去我叔叔那边一趟。我这次也带个人去,叫我家长辈替我掌眼的。”

    杜鸣有背景, 她家有人在地方上任职,确实在西北。

    言下之意,就是有引荐的意思。

    她带了个人,这必是要结婚的结婚对象。第一次带对象回家,请四爷去作陪:“敢不从命?”

    杜鸣就笑:“有些事……我也听说了!你别太怂。回头我这边忙完了,回去咱们聚聚,也顺便看看孩子。”

    “好!”等着你来。

    桐桐转着手里的手机,杜鸣这个时候掺和进来……其实,她和四爷没想拉着谁一块捆绑的。这是一件有利有弊的事!

    将赵一清塞到西北最大的好处其实只两个字——异地!

    可只异地还是远远不够的,异地就万无一失了吗?未必。

    除非有什么是脱都脱不了的罪,且证据确凿。

    之前对自己下手的那个‘打劫’的头儿,意外死了!

    世上没那么些巧合,但这种的……不会有证据的。再查都没用!

    但是,赵一清是怎么联系到这个混混的,这中间经的是谁的手,只要顺着这条线一直的打草惊蛇,赵一清会怎么做呢?

    哪怕只扯上他身边的人,下属、司机、秘书,这些都算!

    她看孩子,脑子里琢磨的是这个。

    正思量呢,边上有人带着哭腔的叫了一声:“姑姑。”

    桐桐扭脸一看,是从花坛另一侧过来的李玲,这‘姑姑’是叫李翠的。

    李玲的眼角乌青,像是被人给打了一样。

    桐桐赶紧起身,把孩子往另一边推了推,怕李玲哭起来吓到孩子。

    李玲眼角的乌青很明显,嘴角好似也有些伤,只是刚才用手捂着嘴,桐桐没看见。

    李翠也吓了一跳:“这是咋了?”

    “那个王八蛋,他打我!”李玲手里拎着买来的菜,小葱、老菠菜之类的。

    沿街推车上的菜比菜市场上的便宜,好些都是城郊的农户自家种的。田易阳刚才就是碰见卖水萝卜的,买了好些先送回去了,说那个泡菜好吃。

    连萝卜缨子都没舍得扔的那种新鲜。

    李翠上下打量侄女:“去医院看了没?先去医院,叫医生给你开个证明。回头离婚,他也是过错方。”别管为啥,都不该打人吧。

    李玲眼泪都下来了:“都是我哥我嫂子害的。”

    你男人打你,关你哥你嫂子啥事?

    “我哥店铺用肉,一天也二三百斤!我就说,我家给他们铺子送肉,月底结账。结果这个月到底了,我哥给我这边结账,整整少了十三块钱。”

    李翠:“……”一个月,每天买你们二三百斤,一共才少了十三,就是抹掉零头呗。十三块钱平均到三十天,一天不到五毛。

    这么个大户,买二三百斤,每少五毛钱……这叫事?别说一月抹掉十三快的领头,就是少一百三都不叫事吧。

    李翠觉得那矮冬瓜脑子挺好用的,不至于这样。

    桐桐就插嘴问了一句:“你给你哥嫂说的肉价是……”

    “肯定是批发价呀!”我还能赚我哥嫂的钱吗?“顺手捎带的事!他把本钱给我就行。可我这么照顾他,他连本钱都给不够。”真就不是个人!

    桐桐:“……”她啥话也不想说了,推着孩子就走,“走喽!咱去看花花去喽。”

    李翠气的够呛:“你哥你嫂主动要叫你们给他们供货?还是你主动找上去要给人家供货的?”

    “我找的……我想着顺手的事……”

    李翠都笑了,你找去了,你给的批发价,但你哥你嫂子还以为你们还有利润空间,只是给他们的比别人的稍微便宜点而已。又不是人家求上门的!他们还觉得是照顾你们的生意呢!

    她又问:“你说的价格,你跟你男人商量过了?”

    “进货价钱账本上就有,我就是按照那个进货价给算的。”

    也就是说,你男人压根就不知道你给你哥嫂说的是进货价。

    肉价的进货价,每天都在变动。你哥嫂看你变更价格,肯定是觉得你有的赚!你男人不会觉得你那么蠢,那么大宗的交易,就只是给人家帮忙的。

    要知道,进货回来送到店里,给人放下甚至于切成小块,这是要时间和力气成本的。

    李翠也起身:“两口子……你要是想过,那以后别管生意上的事了,好好的过你的日子去吧!做做家务,勤俭持家,也有好日子。要是不想过,觉得他打人的事你忍不了,那就去做个鉴定,把婚离了……”

    李玲一把拉住李翠:“姑,我哥靠不上!叫大明和小晔给我家那口子说一声……”好叫他知道,我也是有娘家人的。

    李翠:“……”我儿子吃的撑了,管你这咸淡事?她说:“我哥也靠不上,我的日子不也照样过吗?啥年月了,还靠娘家?要照你这么想,独生女嫁人之后日子就过不成了?你看桐桐,不照样过的挺好。”

    她转身走她她的:“我老了,管不了了!”爱咋咋去,清白人管不了糊涂人的事!

    这事婆媳俩听完就完事了,真没法说啥。

    结果晚上八点了,派出所的郑所长把电话打到桐桐的手机上:“林总,这边有你和金总的亲戚,打架闹事动了刀子,误伤了他人……医疗费和赔偿费拿不满意,这边不愿意和解……”

    谁和谁动了刀子?

    田易阳跟桐桐摆手:去吧!肯定不是咱这边的亲戚。小晔那边的亲戚的话,火锅店里肯定忙着呢,你公婆和大明都走不开,你去处理去吧。

    桐桐挂了电话,指了指孩子那边。

    林守道也说:“去吧!我跟你妈在家看着呢。”

    桐桐赶到派出所,郑所长在大厅外面等着呢,然后朝里指了指,“那个叫朱闯……”

    朱闯是李彩的儿子,是朱丽的哥哥。

    而坐在另一边的矮冬瓜,那是李玲的丈夫。李玲这会子头发散乱,靠在角落里。

    不用问都知道,李玲找李彩哭诉了,李彩觉得应该给侄女撑腰,于是就叫儿子朱闯上门理论去了。然后两方说恼了,都动手了。

    “误伤了谁?”

    “误伤了拉架的人,人家在隔壁卖海鲜,被两人手里的刀给划伤了,虽然没有伤到内脏吧,但皮外伤也不轻。”张所指了指坐在会客区的一对老夫妻,“都有心脏病,不敢吵不敢嚷,一个不小心,往地上一赖,这事更麻烦。”

    桐桐才要进去,结果院里车灯一亮,一辆小货车开进来了。司机从车上一下来就急匆匆朝这边走,手里还拿着电话。听那意思,她正在跟电话那头的人通话,“你真啰嗦!我还不会看着办吗?”

    司机是个姑娘,走路风风火火的。

    桐桐看不清人的五官,但她猜出这是谁了。郑所长通知了自己,但李彩怕是找到火锅店里去了。

    店里正忙,金思明叫这个姑娘来替他处理事情来了。

    一看这情况,桐桐也就不急着进去了,跟郑所长‘嘘’了一声,悄悄的示意。

    郑所长还没有领悟啥意思呢,这姑娘就过来,先掏了一包烟偷偷的塞到郑所长手里:“叔,跟你打听点事。”

    “啊?啊!啥事呀?”

    “刚才菜市场打架闹事的,是在这里处理不?”

    “是!人在里面呢。”

    这姑娘又问:“伤了的人没事吧?”

    “没事,在医院住院着呢,一星期之后看伤口能不能拆线?”

    这姑娘就一脸了然,然后大踏步的朝里走:“争啥争?先顾着受伤的人嘛!人家好心,摊上烂事了,你们还挣东论西的,有良心没有?”

    说着,就从兜里摸钱,一沓子大概有两三千,奔着伤者的父母就过去,“叔,婶儿,这钱先拿着!咱马上回医院,一定得好好检查检查!人要紧,啥事都没有人要紧!”

    这边说着,那边还喊那俩:“你们还磨蹭啥?不赶紧想办法回去筹钱去?真要用钱的时候拿不出来,你们不是更坑人吗?”

    一边说着,一边拉朱闯:“调解了就签字!躲在里面蹲着就不用赔钱了?”

    蠢死你们算了!人先出去再说呗。

    私了好还是官了好,分不清呀?

    郑所长看桐桐:这谁呀?办事有几把刷子!

    桐桐就笑,要么说金思明好运道呢!请牢记收藏:玫瑰小说网,网址www.meiguixs.net 玫瑰小说网最新最快无防盗免费阅读,找书加书可加qq群952868558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