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没你就不行之新征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644. 人生向暖(153)加更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人生向暖(153)

    桐桐睡着了, 酒意上头,睡的酣然。

    四爷给把头上的汗擦了,见田易阳进来了, 他就起身:“妈,叫孩子先吃几天奶粉。”喝了酒了,暂时不能哺乳。

    “不要紧吧?”

    不要紧, 明儿一起来, 一样生龙活虎的。

    田易阳退出去了, 卧室的门重新关上。四爷一下一下的拍着桐桐:她憋屈吗?她哪里是自己憋屈?是那么些人……那么那么些人, 不是人人都愿意的,但却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反抗。

    大家默认了!所有的人都默认了。

    秦雄是坏人吗?不是!他兢兢业业干了半辈子, 不想同流合污,但却因儿女受制于人。

    齐红兴呢?他是坏人吗?在单位上左右逢源, 没贪污没受贿,没跟工人结怨, 没引起领导的不满, 做到这些容易吗?在污浊横流里面, 保持住本心,谁知道他是怎么走过来的?

    但人家的好意塞给他,他的儿子得到了工作,这是给脸了!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一旦不接,毁掉的可能就是他儿子的一生。

    别无选择!

    何东当初是如何被排挤也要坚持的,后来为什么三缄其口?闭口不言,就是最大的反抗了。

    还有王宝泉,谁愿意当个左右逢源和稀泥的人呢?之前他并不这样。但糊涂着比清醒着好!他糊涂着,中正中立, 就已经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这些人的态度变了,自己没责怪过一句,桐桐也没对此说过对方任何一句不对。

    包括对陈广,两人都没有去指责。

    为什么?

    因为那份无奈,他听见了,桐桐也听见了。

    她自己的度量能盛放下太多的东西,但设身处地为这些人想想,心里是什么滋味呢?

    跟着你一块想干一番事业的人,庇护不了对方,情何以堪?

    这些人是左膀右臂,哪怕不是特别听指挥的左膀右臂,但大家长在一棵大树上,任何一个枝丫被牵扯,都会有被掣肘的感觉。

    牵制这些人,跟牵制自家并没有不同。但不同的是,自家能替自家决定,却无法替这些枝丫做任何决定。

    事情也因此变的更复杂。

    桐桐今晚上是弹压对方,也是给这些之前没有犯错的人找了一个疏远对方的借口。因为自此之后,在春城这个圈子里,敢跟赵一清走的近的没有了。

    事实上,桐桐没有撒谎。赵一清的手段就是那样的!

    如果明火执仗只敢偶尔来一次的话,那么桐桐所描述的东西,就问谁不忌惮?不得不给你点面子,这是一码事!但是你要用这么脏的手段逼我就范,这问题就大了。

    大家给面子,那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当发现你背后藏着这一手的时候,我要不好了,那你也别想好。

    所以,今儿之后,赵一清算是在这个圈子里臭了名声了。

    秦雄这些人如果不敢单独疏远赵一清的话,那就叫大圈子都疏远赵一清。他们混在里面,才不突兀,才不特殊,才不担心被打击报复。

    但凡这些人家出点啥事,如果第一个就想到赵一清身上,他也会麻烦上身的!因为这会惹了众怒!

    众怒难犯!桐桐今儿就是叫他犯了众怒,集体防备,继而疏远。

    陈广就是这么想的:“林雨桐不会信口开河!”他自己的后背都汗湿了,“咱就是经营娱|乐行业,也不踩黑线!”但是,林雨桐说这个赵一清用违禁的东西了。

    就白丹那女人,真要是给自己喝的酒里放点什么,自己能知道?

    他打电话给金思晔:“金总,这有些事呀……”

    四爷看了桐桐一眼:“哦!桐桐喝醉了,说的话不当真!她确实有创伤后遗症,也还在坐月子,性子有点阴晴不定,她说的话不能当真。陈总别多心!”

    陈广:“……”心里咯噔一下,越是不认,这事越真。

    他叫王强:“安排体检!就说……身体不好,需要休养。”躲着点这个人,看看再说。

    正说着话呢,桐桐醒来了。醒来了她就笑,趴在被窝里闷闷的笑,笑完了又看四爷,然后摸出自己的手机,一个一个的打电话:

    “……张处,我真的喝多了!我胡说八道的!回头我就写检查去。我说的那事……都是我编的!真跟赵总无关!您得信我呀,要不然……我也没法跟赵总交代呀。”

    “左局,我的错……这么晚了,打搅您休息了!这电话不打不行,不打我睡不踏实呀!你看我酒后无德,说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您千万别当真!我真是生了个孩子生傻了……回来我们家金总就训我了……”

    “李主编……我是林雨桐!没什么事,就是怕您受我的影响……对赵总有偏见!我那是胡说八道的,跟赵总真没有关系……没有!没有!赵总绝对没有那么对过我们家金总!我发誓!没有的!要不解释清楚,我没脸见赵总呀!我现在恨不能登报澄清,您就别笑话我了……”

    ……

    打出十多个还不算,还把电话打到领导那里,“……哎哟哟!领导,打错了。”

    “说!什么事?”

    桐桐就赶紧道:“我要检讨!喝酒果然是误事!”说着就语气歉然:“您休息吧,不打搅您了!我真的是拨打错了……您见谅。”

    领导拿着电话,这肯定是出什么事了呀!

    桐桐举着手机,打到凌晨三点,连夜晚的紧急澄清,打到手机发烫。

    赵一清早上起来就被电话轰炸,全都是那个圈圈里惹不起的真大爷们:“赵一清呐!你很威风。现在谁不知道你胆大包天,什么东西都敢碰。”

    “那就是那个疯子信口雌黄……”她啥证据都没有。

    “是!人家知道她信口雌黄了,所以连夜晚的打电话紧急澄清了。你多了不起呀!真的是没人敢招惹了。和气生财!和气生财!你四处招怨,闹的沸反盈天,这是要干什么?”

    赵一清:“……”百口莫辩,“我发誓!我真就是……”

    “你就是什么?就是一下就犯了众怒,都对你避之不及。”那边语气沉沉,“告状的电话已经打上来了,你自己看看,问题怎么处理吧!我再强调一遍,和气生财!结交八方友,不结一方仇。不要觉得人家没有背景,你就要颐指气使。这就是不对等看人的结果,你要么能挽回,要么就撤回!”

    也不是非你不可!

    赵一清:“……”一句辩解的话都没说完,那边把电话撂了。

    M的!赵一清把手机狠狠的砸出去,怪不得都把那个疯子叫鬼见愁呢!真他娘的无赖一个!

    啥叫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这就是了!

    他在房间门里踱步,到底是又把手机捡回来,耐着性子把电话打出去,以前酒桌上称兄道弟的人,人家说:“不行!最近单位明令禁酒,赵总可别叫我为难,再背个处分。”

    在牌桌上喂饱的人,再约打麻将,人家就摇头:“最近查风纪,真不敢!等过了这一段时间门,一定约起来。”

    占占小便宜,结交一些贵人人脉,这个没问题呀!但你要是想通过见不得人的手段操控我,那大概说了,我不跑等啥呢?连金思晔那种在上面挂号的人都敢这么整,逼的人家媳妇不得装疯卖傻耍酒疯的自保,我还不离你远点等啥呢?

    赵一清:“…………”妈的!这个活阎王!无赖的招数还真就很难缠。

    四爷坐在会议室,看向陈秀华:“陈总之前的表态大家也都知道!我听说春啤那边之前跟赵总也有个洽谈!这件事……不着急决策!不如交给陈总,陈总跟赵总接触接触,也听一下赵总的想法!咱们的目的是消化春啤的下岗职工,合作也未尝不可。”

    说着就起身:“陈总就受累了。”

    陈秀华:“……”她昨晚也在酒宴上,发生了什么她很清楚。自己现在跟赵一清走那么近,疯了?

    她赶紧道:“金总——金总——您留步!”

    谁留步?四爷头都没回,去实验室了,“陈总去忙吧!你拿主意就行,不用问我的意见。”

    陈秀华:“……”回头看其他人,其他人默默的收拾笔记本,然后依次离开会议室。

    贾爱芸面带微笑的出去了,追了金总几步,见周围没人了,她才低声建议:“金总,内部调查……您觉得有必要吗?”

    四爷看了贾爱芸一眼:“如果有人反应问题,该有的调查程序就必须走一遍。”

    明白!

    等下班之后,四爷在回去的车上,看着车水马龙的街道:桐桐的无赖法子起效了!但这治标不治本!

    他摸出手机,给明和打电话:“明总,今晚上家里来吃顿饭吧。”

    明和哈哈就笑:“金总呀,我们就在家里了!来的匆忙也没顾得上看孩子,我跟蓝姐下午就过来了,你回来吧,今儿咱们林总下厨,我闻着可香了!”

    四爷就笑:这不是更大的效果来了吗?蓝琪和明和不愿意跟赵一清掺和,这两人回去想的第一件事应该是怎么把赵一清给踢出去。

    一进家门,家里饭菜飘香!孩子嘤嘤嘤的哼唧声,长辈哄孩子的呢喃声,老婆系着围裙扬着明媚的笑脸,再有高朋在坐:“林总,今儿不在外面,酒得允许我喝吧。”

    桐桐摇了摇手里的酒:“这不?白的,醇正。”

    四爷笑着进门,跟蓝琪和明和分别握手:“今晚上好酒好菜,咱摆一桌宴!”

    明和怕吵了孩子,压着声音笑:“这个宴……请谁吃呢?”

    四爷但笑不语,蓝琪在边上道:“得是硬菜,谁吃了都得难消化。”请牢记收藏:玫瑰小说网,网址www.meiguixs.net 玫瑰小说网最新最快无防盗免费阅读,找书加书可加qq群952868558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