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没你就不行之新征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643.人生向暖(152)三更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人生向暖(152)

    赵一清的邀请函拿到手里的时候, 桐桐和孩子才出院。

    孩子在隔壁房里,家里的长辈守着呢。桐桐自己在卧室里呆着,坐月子嘛。

    可从昨儿开始, 孩子一吃奶她就胸口疼。

    四爷回来的时候看见桐桐在卫生间,对着镜子正给她自己针灸,“怎么了?”

    乳腺不通了!

    四爷赶紧去拿毛巾, “用热毛巾敷着。”

    桐桐摇头:“没用!得针灸。”要是吃药, 兴师动众的, 叫长辈跟着操心。

    四爷:“……”这是吃气了!气憋在心里, 撒不出去吧。

    这件事影响很恶劣!可以说是不可估量的恶劣。这不仅动摇的是下面对他们的信任,还包括上面领导对他们的信任。

    那么大的扶持产业, 放在跟赵一清沆瀣一气的人手里,真的有将来吗?它才刚刚开始, 将来要何去何从呢?

    四爷把毛巾放在边上,看她:“我联系了明和和蓝琪。”

    嗯?

    “咱们从向荣酒业退出吧。”四爷看桐桐:“世上的事从来都是如此, 有得有失!咱们放弃向荣酒业的个人股份, 彻底的退出来。”

    桐桐:“……”她对着镜子苦笑一声, 脸上露出几分讥诮来:“是啊!除了这么办,还能怎么办?除了这么办,又能怎么办呢?”

    很低调的,两人转让了自己的股份。

    转让完了,这才高调的召开新闻发布会:金思晔和林雨桐不再是向荣酒业的股东,自此,跟向荣酒业再没有任何的关系。

    谁都知道向荣酒业是一台印钞机器!也是林雨桐一手打造起来的,是金思晔叫他壮大,在国内酒业行业有了半壁江山。

    但现在毫无征兆的,两人同时退出, 将手里的股份全部转让。

    为什么?

    家里人谁都不理解,林守道很少过问两人的工作,这会子看着新闻,他都追到家里,压着声音问:“谁到这个世上来不是为了多挣点钱,过的好点的?好端端的,把这么大的利益让出来,为啥的?出了啥事别瞒着家里呀。”

    桐桐:“……”这又该怎么解释呢?“有些事情,如果不能硬干,硬干也干不过,妥协是唯一的办法。”

    妥协?跟谁妥协?为啥要妥协?

    “跟谁妥协?”桐桐只笑,“当然是跟现实妥协。”至于说为啥要妥协,“因为好人只能妥协。因为好人除了妥协,没有别的办法。”

    说完,她直接回卧室去了,门被重重的关上了。

    林守道:“……”第一次在这个孩子身上看到了无能为力,看到了力不从心!她以前可从不这样。

    他的心都提起来,敲了门进去,“姑娘,到底怎么了?谁欺负你,你就欺负回去!爸可从没教过你只能当个好人。挨骂你要知道还口!挨打你要知道还手!要不然,走到哪都只能被欺负。”

    桐桐坐在床沿上,笑了笑没有说话。

    田易阳拉了拉林守道,“小声点。”她小心的看自家姑娘的脸色,“算了!小胳膊永远别跟大腿较劲……吃亏就吃亏吧!吃亏是福气。这世上总是有惹不起的人!咱惹不起还躲不起嘛!”

    问啥问!这不就是惹不起人家,在躲吗?还问!要怪就怪咱这当父母的没本事,还有啥要问的!

    李翠小心的从孩子的房间里出来,说桐桐:“钱够花就行了!不要紧,没事!”

    桐桐又只是笑:“没事!没事!不要担心。我俩个人放弃一些利益,是为了春啤厂……春啤那边职工家属挺多的……下面没有意见了,但是能源集团却推不动了。”

    啥意思?

    桐桐打个比方,“它就是一块肉,被一只老虎盯上了。我们不想那块属于大家的肉被老虎吃掉,只有两个办法。要么杀了那只老虎,要么就必须拿别的肉去换。可我们的能力有限,杀不了老虎,那就只能拿自己的肉去换。”

    “所以,割了自己的肉去换人家的肉?”李翠问说:“你跟小晔……你俩脑子没毛病吧?”

    怎么这么问呢?

    “大不了不干了呗!那块肉谁爱吃谁吃去!咱只要守好自己的肉就行。管那闲事干啥?”

    桐桐想了想就说:“也许是因为我们是……伟大的人?”

    伟大个屁!

    “不伟大……但至少是个好人吧!”

    啥好人?蠢人罢了!

    “怎么不是好人呢?遵纪守法是好人,自我牺牲是好人,甘于吃亏是好人,舍身忘我是好人,无私奉献是好人……不求功名不求利禄,这还不是好人?那你们对好人的要求可真高。我还以为感动不了别人,至少知情人能感动感动呢,怎么连你们都不感动呢?”

    感动个屁!两个二百五!

    正说着呢,四爷回来了。桐桐坐在床上扭头看他:“回来了,好人!”

    四爷进了卧室,把门给关上了,把长辈都关在门外。他走到床边,桐桐把下巴放在他的肚子上,仰着头看他。

    四爷一下一下的拍着她的脊背:“忍,也是一门必修课!”

    桐桐用鼻子一下一下的蹭他:“赵一清的饭局我必须得去。”

    “还没出月子呢!”

    桐桐用下巴重重的点他:“我必须去!”

    行行行!去!去!这个脾气,过多少辈子都改不了了。

    赵一清是想邀请向荣酒业大大小小的股东聚一聚,却没想到到头来,金司晔和林雨桐真就把向荣酒业的股份给放弃了。

    怎么就这么难缠呢?软硬不吃。

    白丹低声问:“这次……他们会来吗?”

    “金总还是新能源的当家人嘛,新能源也是向荣酒业的股东,他自然是要出席的。”

    赵一清没想到,不仅这位金总出席了,林总也跟来了。

    两方其实一直没见过面,这是第一次。

    赵大美面色都变了,赶紧往出走,“桐桐——”这还没出月子呢!

    没事!

    桐桐跟着四爷,跟赵一清握手。

    赵一清一脸的笑意:“金总,林总,对贤伉俪我可是仰慕久矣。”

    四爷只笑了笑,没言语。

    桐桐浅浅的跟他握了一下,“赵总三翻四次的请,不敢不来!家里还有孩子嗷嗷待哺,可赵总的面子又怎敢不给?”

    赵一清:“……”这个话说的!行!咱是交朋友的,不是跟谁斗气的。好男不跟女斗嘛!他一脸的歉意:“我的错!我的错!请先入席,回头我一定多敬金总几杯道歉。”

    四爷和桐桐的位置被安排在了最中心的位置,今儿来的人不少,所有的大股东都到了,包括能源集团这边的领导。大家坐在一张大圆桌上。

    明和、蓝琪还有韩铭顾晨在另一边作陪。其他的小一点的股东,那都是春城有头有脸的人物。

    赵一清为了造势,请了一些机关部门的朋友,也有一些媒体,总之,这都算的上是春城所谓的上流圈子,几乎被赵一清一次给请来了。大厅里巨大的圆桌坐了好几桌。

    等人都到齐了,赵一清落座在四爷身边,“今儿这第一杯酒,我敬金总!一则赔罪,二则也是致谢。”

    说着,就把杯子举起来,看向平静的坐在边上的金思晔:“金总?”

    四爷没动,手都没有去碰杯子。

    气氛当时就凝滞起来,沉的吓人。

    桐桐轻笑一声,打破了这份沉凝。她施施然起身,将四爷面前的杯子举起来了,然后跟赵一清轻轻的碰了一下,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今儿人挺齐全的,我就跟大家说一声,金总喝不了酒!这话是我说的!打从今儿起,金总滴酒不沾。”

    说着,就看向赵一清:“这不是不给赵总面子,是我的话放在这儿,他不敢不听。”

    陈广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笑着给打岔:“哎哟哟!这是咱们林总御夫有术啊!好!听林总的,以后酒席上,只给咱们金总上清水!”

    四爷笑了笑,举着手里的保温杯朝大家示意了示意:“见笑了!见笑了。”

    众人善意的一笑,总想着这别扭的这一茬给揭过去了吧。

    谁知道这位林总站起来,然后朝外面喊:“尚勇——尚勇——”

    尚勇急忙进来,“林总,您有什么吩咐。”

    “你经常跟着金总出门,这话你也得记着,金总从今往后滴酒不沾。”

    尚勇压根就不知道啥意思,但这么多贵客,他只能笑着应下:“是!我肯定提醒。”

    桐桐就举着酒杯满场子的走,“今儿在这里的,都不是外人!哪怕跟赵总是第一次见面,但我们跟赵总那是神交已久,今儿就只当是故交了。”

    赵一清举杯示意:“当然!当然是故交了。”

    “既然都不是外人,那咱就关起门来说点话!”桐桐说着就点着尚勇,“金总自从上任,就这个憨厚的小伙子跟着。尚勇很能干,什么都能做的井井有条,但就是一点,在外面见的世面少!今儿在坐的可都是见过世面的人,我也就当着这么多见过世面的人交代你几句……”

    尚勇:“……”这是拿我当鼓敲呢!敲的不是我,是谁咱也不知道呀!他乖觉的很:“我好好听,认真的学。”

    桐桐就走到那个白丹的身后,把手搭在白丹的肩膀上,话却是看着众人说的:“第一条,就是出门得小心。现在这人心复杂,手段多变。最叫人防不胜防的就是美人计!找个美人,谈谈天说说地,过不了这一关的,迟早得栽在这个上面。所以,得有防人之心呐!”

    大厅里真就是落根针都能听见那种静!

    大家都向这位林总,她面色绯红,眼波流转,笑语嫣嫣,真就像是开玩笑一般。但谁又敢把她的话当玩笑听呢?

    桐桐拍了拍白丹的肩膀,白丹坐在那里只觉得坐如针扎。

    赵一清还站着呢,桐桐走过去,摁住赵一清的肩膀,将人摁到椅子上坐了,手没离开对方的肩膀,“赵总,别觉得我是小题大做!你是不知道呀,我之前差点死在人家的铁棍之下,自此呀,我这人就添了一个毛病,那就是草木皆兵。”

    “林总多虑了!怎么会小题大做呢?防人之心不可无呀!”赵一清只能这么说。

    桐桐一脸深有同感的样子,“其实呀,有时候不是自身的问题!不是说人人见了美人就走不动道!这里面的事凶险着呢。”

    说着,就走到尚勇身边,然后看向大厅里的其他人:“就说美人计吧!有人不上套怎么办?好办呀!你总得在酒店休息吧,水杯离了眼跟前,谁能保证是干净的!矿泉水里谁能保证不放点什么东西进去?”

    赵一清的眼睛微微一眯,捏紧了杯子。

    桐桐轻笑出声:“所以呀,尚勇,以后跟金总出门,千万记得,水杯不要离身!你想想,要是水里不干净,喝下去就迷了,人家想怎么摆弄就怎么摆弄,想给你怎么拍就怎么拍……你说真要这么着,冤枉不冤枉呀!”

    尚勇面色都白了,他想起之前在酒店竟然睡着的事。于是连忙保证,“我跟金总一个房间,不离人……”

    “可之前我听说,一个午觉,你都给睡过去了,还打鼾呀!”桐桐就叹气,“你说你,跟领导在一起那么不自在,领导没睡着,你先打鼾了。按说,你高度紧张,午睡也不过一个小时的时间而已,你怎么倒下就睡着了。你自己知道自己打鼾……”

    是啊!我知道我自己打鼾,所以不敢睡着,可我还是睡着了。

    桐桐点了点他:“也不用怕嘛!就是告诉你,得警惕!像是我举例的这种情况,一般的助眠药物可不行!”

    说着,她走到赵一清身边,“赵总是见过世面的,这种的一般会是什么?”

    赵一清捏紧手里的高脚杯,摇了摇头:“恕赵某孤陋寡闻。”

    “我是搞化学的!我知道呀。”桐桐看着赵一清的眼睛,“能达到这种效果的,只有——镇|静|类药物!这玩意呀,跟有些犯禁的东西可以划等号。用了的人极快的就昏睡过去了……而且,就算是清醒了,药劲儿没过去的时候就一个劲的犯困。”

    尚勇头上的汗都下来了,那天……他频繁去厕所洗脸保持清醒。有人要对自己或是金总做点什么,见自己频繁上厕所,那厕所里可不就是最好的动手地点。

    桐桐说着就笑了起来,然后看着在场的众人,“来来来!大家举杯,欢迎赵总以后跟大家共事!”

    众人看着眼前的杯子,举还是不举?

    桐桐哈哈大笑:“我开玩笑的!我是创伤后遗症,有些被害妄想症。大家别都被带偏了!放心!放心!今晚上的酒一定都是干净的!”说着看向赵一清,“是不是啊,赵总!”

    赵一清挤出三分笑意来,“林总真会开玩笑!”说着,也看向众人,“来来来!干杯。”

    有人喝了,有人没喝,菜还没上来,有人以上厕所方便为由,溜了。

    整起来的酒局,被林雨桐这个女疯子给拆了。

    好些机关单位的人没打招呼都走了,大家都一个共识:林雨桐不会信口雌黄!

    桐桐却一副酒醉的样子:“喝高了!不好意思呀赵总……”

    四爷跟对方告辞:“内子不胜酒力,告辞!”

    告辞!

    出来之后,桐桐站在车边,哪有一丝醉意。

    四爷看她:“出气了?”好歹把对方给弹压下去了。

    桐桐却咧嘴,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来,问说:“你看我像不像黔驴技穷中的驴!”

    除了叫,别无他法!除了叫,再无他法。

    但是:这个‘叫’是不对的!没证据的臆测,这叫造谣!

    回家之后她酒劲上来了,醉醺醺的去看孩子:“别跟妈妈学……妈妈是个坏人……没有证据乱说话……不好!”请牢记收藏:玫瑰小说网,网址www.meiguixs.net 玫瑰小说网最新最快无防盗免费阅读,找书加书可加qq群952868558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