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没你就不行之新征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642.人生向暖(151)二更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人生向暖(151)

    金思明赶到的时候手续已经办完了, 他一脸笑意的感谢人家:“兴全哥,麻烦你了!”

    刘兴全是燕燕的对象,一连的摆手:“小事情!”然后说那边的另一个女司机, “刚上路,有点战战兢兢的,对方是全权责任方, 有点大小姐脾气。”

    金思明就知道了:“那既然是小事, 刮了蹭了都是小问题……”说着, 看了乔碗花一眼。

    乔碗花马上懂了, 人家那边大概也是有些关系的:“本来就没有啥事。”说着就忙道:“回头请这位大哥吃饭……”

    金思明催她:“我处理,你不是还送货呢吗?去吧。”

    成!那我先走了。

    乔碗花开着车往出走, 看到金思明跟刘兴全站在花坛的边上,头挨着头不知道在说什么。手机响了, 是客户在催货,她收敛心神应付对方:“马上到!马上到!遇到个小交通事故, 路上堵了四五十分钟……”

    金思明跟刘兴全说了一会子话, 人情之类的, 不在于一时半会的还。

    反正是用人家人情了,他得给老二说一声。想了想,他今儿应该上班着呢,干脆把电话打给桐桐。

    桐桐的电话占线,正接唐珊的电话。

    唐珊在电话上声音压的很小:“……还是春啤那边的事!正在开会,中间门休息了一会子。我听贾主任话里的意思,好像有些不顺利。”

    不顺利?

    “嗯!从八点到十点,两个小时早会没有开完。”唐珊看了一下表,“中间门有二十分钟的休息时间门,十点二十继续。”

    桐桐看了一下表:“行!那你留心吧, 先挂了。”

    “继续!”四爷坐在最前面,“刚才说到哪里了?继续吧。”

    陈秀华陈总就放下手里的笔,“那我继续!我觉得春啤再没有兼容的必要了,之前话没说完,那我接着说。”

    办公室里静悄悄的,各个的手里都拿着笔,不时的在笔记本上记几笔。

    陈秀华端着茶杯喝了一口,这才继续道:“首先,咱得承认,产业的升级对工人是有要求的,产业工人也需要优化升级。像是春啤厂的老工人,他们的思想观念陈旧,工作没有主动性。而且,知识严重退化,接手春啤,就意味着背负太重的包袱。我们好容易打破大锅饭,只有叫大家从思想上根除掉‘靠’这一个字,经济才能真正的搞活。”

    她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敲打着桌面,表示对老工人身上的种种弊病的惋惜和痛恨。

    语调铿锵,正义凛然。

    “其次,以前的老厂厂房设备陈旧,对咱们来说,它的意义不大!空地上高楼可拔地而起,可在老旧的厂区,咱还得拆,拆了还得盖,这是时间门和资源的双重浪费,我认为得不偿失。”

    四爷扶了扶眼镜,认真听着,没说一句反驳的话。

    “再次,春啤现有的工人是不多,但是它的退休工人和干部太多了,从建国之前他就存在,到了如今……几代人,这些接纳不了!若是不兼容它,那么我们对春啤的职工招收一部分是可以的,工人可以选择二十岁以上的,三十岁以下的,这也是帮着解决就业问题嘛!我们是企业,企业的职能在那里摆着呢,不能什么事情都依靠企业来解决,这是不现实的。”

    说着话,她手里的笔重重的戳着桌面,提醒大家,这是多么沉重的一个包袱。

    “最后,我重申,现阶段企业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轻装上阵!我们是才出生的婴孩,我们的方向是健康的成长,我们无病无灾能顺利长大才是王道!非要给一个婴儿身上背负重担,就怕担子扛不起来,也压垮了这个才出生的婴儿,使得它再没法长大,或是干脆因为受‘病毒’影响导致发育不良。如果是如此,这个责任谁来负!”

    做会议记录的贾爱芸特别的意外:这位陈总从来没有这么激烈的发言过!这次可谓是做了一回急先锋。

    金总没有表态说对春啤那边的态度,但上面的意见很明白,就是希望能源集团这边斟酌一下,尽快的拿出解决方案。

    本来是要商讨解决方案的会议,结果会议的一开始,讨论的方向就偏了:因为在坐的企业领导有人提出了质疑,认为这个兼容春啤的企业行为是错误的,是极度不负责任的。

    而反对最激烈的就是陈秀华陈总,她发言铿锵有力,在历次会议上,从没有过这种情况。

    贾爱芸小心的看向金总,金总坐在上面表情跟最初一样。这会子还朝陈总点了点头,然后看向其他人:“还有谁有什么要说的,都表个态吧。”

    董大庆抬起头来:“我支持上面的决定!怎么安排的,怎么去做!有困难就去克服困难,而不是推三阻四。陈总说的都很有道理,我也是以前的老工人。老工人身上确实是有很多不合时宜的东西……但老工人都是错的吗?”

    说着,他收起了笔,看向其他人:“我知道,向荣那边的一些老工人,因为有股份,所以收入不靠工资。很多人都说,这些人最难伺候了,较真!一旦叫加班就各种闹情绪,加班费丁是丁卯是卯,不如从外面招收的年轻工人好用。”

    话说到这里,他一拍桌子:“那我也要问,加班给加班费不是应该的吗?他们是工人,不是奴隶!如果工人争取待遇错了,那么我们当年那些为了活下来的劳工,我们的先烈为我们争取来的八小时工作制……它的意义在哪呢?”

    董大力也把桌子拍的啪啪响:“我看,这不是工人的思想出了问题,而是有些人忘了初心,屁股坐歪了!忘了我们的工作本就是服务于大众的!他们把他们自己也当成了资本家!”

    会议室里安静极了,良久,陈秀华重重的盖上保温杯的盖子。

    王宝泉轻咳一声:“那个……都消消火!开会嘛,各抒己见。”说着,就看了众人一眼,这才道:“那我也说一下我的态度。”

    请!

    “我觉得各有利弊,看怎么去选择了。”王宝泉抱着杯子,清了嗓子,“这个……任何事情都得一分为二的看,我们看到优点的时候也要看到弊病……”

    贾爱芸停了笔了,却没叫打字的文秘停下来。这位在和稀泥,他是中立立场!他的话全是官话套话虚话,颠来倒去的理论话术,其实嘛玩意都没有!

    这会开的,真真是累死个人。

    午饭都得在会议室吃,贾爱芸出去叫人从食堂拿盒饭去了。

    唐姗等在外面,偷摸的问贾主任:“怎么样?有结果了吗?”

    “没表态?”桐桐拿着电话,有些意外,“他们没表态?”

    “秦雄秦总没表态,齐红兴齐总也没有表态……包括何东何总在内,会上一言不发。”唐珊小心的通风报信,“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桐桐‘嗯’了一声,“我知道了,你先忙吧。”

    挂了电话,桐桐问在外面守着孩子的田易阳,“妈,最近齐红兴齐总家……那边有没有什么事?”

    “哦!齐总家呀。”田易阳手里拎着孩子的尿不湿进来,“他儿子好像留京城工作了,我也是听人说的!齐总他老婆跟人闲聊,说是将来孩子在那边成家,要考量在京城买房……京城的房子比咱这里贵了好几倍,是吧?”

    是啊!

    桐桐应着,转着手里的手机。

    正转着呢,四爷的电话进来了,“孩子乖不乖?哭没哭?”

    “吃的好!睡的好。”桐桐听到了马桶抽水的声音,他该是在卫生间门里,“怎么样?不顺利?”

    “秦总之前又跟我说起他女儿在外地上学的事!何东……一家所有的亲眷都在春啤厂……”

    四爷说了这么两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但这就是重点。

    不管是被动接受恩惠,还是心有顾虑,他们不表态就是态度。

    “今晚我回来的晚些,我想去春啤的职工家属院去看看。”四爷靠在洗手池边上,“有些事……在情理之中,也在意料之中。”

    桐桐‘嗯’了一声,这才低声道:“注意安全。”

    工人三三两两聚集在这一片,有些拉着煤气罐蹬着三轮车跟人说话,有些拉着蜂窝煤,显见在送煤的空档在这里扯闲篇。

    车远远的停了,四爷从车上下去,慢悠悠的往过走。

    傍晚时分,天色已然暗沉。

    四爷过去跟那一伙子闲聊的人搭话:“是以前的啤酒厂吗?”

    “是啊!”有个汉子靠在边上,“以前咱这里车进车出,现在马路上恨不能长草,是不咋认识了。”

    四爷问说:“不是说你们归能源集团了吗?”

    “归谁呀归?早就是别人嘴里的肉了,谁敢虎口夺食?”坐在边上下棋的一个老者,看着穿戴挺齐整的,以前怕是厂里的领导吧!

    这会子这老爷子一边说一边冷笑,“我早就说了,别听厂办里那些王八蛋忽悠,结果不听吧!周正那孙子一辞职,这就是把咱又卖了一次!等啥等呀,自谋生路去吧!补发的那几个工资差不多也用完了……再不自己找活干,等着饿死呢?”

    有人说:“听说以前那位林总,挺雷厉风行的!”

    “命都差点丢了,再雷厉风行有啥用?你们当时不愿意的,怪得了谁?”

    “新上来这位金总手段也硬,他的态度跟林总还不一样……能源集团不吐口,咱就得在这里吊着。其实,是死是活,该给句话了。”

    四爷没言语,只听着。

    而就在这种时候,陈广打电话来,“金总,我手里的向荣酒业的一部分股份想卖给了赵一清赵总……你也该知道我的难处!赵总发话了,我们换着在不同的企业里持股……胳膊拧不过大腿,人家是谁,我是谁……不能给脸不要脸呀!”

    而与此同时,新闻上,报纸上,都是关于投资商赵总正式成为向荣酒业股东的新闻:他的名字跟林雨桐、金思晔摆在一起,成了向荣酒业的东家之一。

    有人就说:看!一丘之貉吧!请牢记收藏:玫瑰小说网,网址www.meiguixs.net 玫瑰小说网最新最快无防盗免费阅读,找书加书可加qq群952868558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