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没你就不行之新征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但行前路(4)二更 但行前路(4) ……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但行前路(4)

    桐桐一脸受了惊吓的表情,“周姐……您也在呀!我就是来……来问问,问问舞台边的广告位出租吗?租的话多少钱……没……没别的意思。”

    说着,朝里面的工作人员摆摆手,“既然都忙着呢,那我改天……改天再来。”

    一说完,转身就跑,后面跟有狼撵了似得。

    可一出来,她就上停车场这里了。

    周娜只会把人送到,交接好之后,她得回去呀。景区的停车场就这一片,桐桐在入口这里等着,一定能等到他们。

    果然,半个小时之后,远远的瞥见周娜和她那个小鲜肉过来了,彤彤才掏出电话给四爷打过去,“我今晚回去的有点晚,别担心。”

    四爷:“……”他一句话没说完呢,那边挂了。他也没法再打,她必是在办事。

    周娜一过来就看见林雨桐在那里低头翻包呢,不知道是翻手机还是翻什么。她直接过去,揽着她的肩膀就往前带,“小林呀,不是听说你回老家了吗?怎么?没回呀?”

    桐桐挣扎了一下,朝边上走了两步,“周姐……就回了,过来帮一个朋友问问广告位的事。这么巧,遇上了。”

    “哼!还广告位呢?这事容易呀,你找我,我人头熟,能给你便宜点。你现在给你朋友打电话……”说着,就拽着桐桐的胳膊,抬着下巴示意,“打呀,叫我看看你哪个朋友需要广告位。”

    桐桐一脸为难,“周姐……这就没必要了吧。”

    “没必要?”周娜拽着桐桐就走,“抢饭碗抢到我这里来了,倒是好本事!”

    桐桐一副不经拉的样子,被拉着走。一路上她倒是不怎么喊,直到看到车了,她才高声喊着:“周姐,您误会了……我可没抢您生意……您听我解释……您饶了我行吗?我再也不敢了……”

    好些人都朝这边看呢!

    周娜低声呵斥,“住嘴!”

    桐桐不住嘴,周娜就把人往车上拽,“上车来说,把话说清楚。”真要是这么抢生意,这种年轻漂亮的姑娘真要耍心眼,还真就能抢走。比自己可有竞争力太多了!

    她男友开车门,周娜先上去,把人往上拉。他男友力大,把人往车上推。

    两个人极限拉扯推搡,好容易把人弄上去了,然后车门子砰的一声,关上了。

    把对方的男友也给关在了下面。

    这男友没法跟上去了,他捂住脖子,只觉得抽的疼。刚才这个小林挣扎之下,胳膊轮到脖子上了,怎么就这么疼呢,像是落枕抽筋一样,脖子歪着不敢动一点,一动就跟拧着筋一样。

    周娜伸手,想越过桐桐开这边的车门,桐桐一把给摁住了她的手,“周姐,您听我解释呀。”

    解释个屁,她要抽出手,没抽出来。

    周娜冷笑,抬起这只手要开那边的门子,桐桐一拉,手又给摁住了。她单手拽住对方几根手指,抬手捡起对方挣扎掉的手机,好似特别紧张的握在手里。

    周娜满不在乎,这姑娘力气不小,可惜胆子不大。这会子握着手机的手攥的那么紧,紧的把自己的手机都给捏关机了。

    常按那一个键,可不给关了吗?

    见小姑娘胆小,她就冷笑,“你解释……你解释我听听……”

    桐桐就撒了手了,将手机递给对方,“周姐,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周娜瞥了桐桐一眼,开机!手机重新开机之后,是需要重新输入密码的。她活动着疼痛的手指,输入了几个密码。

    就手机那位置,防窥屏的手机只看敲击的位置,也知道密码是多少。

    四十多岁的人了,设置密码没那么复杂。六位数的数字而已!

    手机打开了,她又开车门子,想叫她男友上来。

    可人还没出去呢,前面就有警车来了。刚才那么大的声音,景区来来去去的人,总有人报警。警灯闪烁着,紧跟着车门子就被打开了。

    周娜忙道:“没……没做什么……误会……”

    可她还没解释完,外面的警察就大喊:“叫救护——快——”

    周娜回头去看,就见林雨桐软软的,倒了下去,整个人软趴趴的躺在车座上。

    她:“……”我什么都没干!从上车到警车来,有三分钟没?

    救护车把桐桐拉走了,急救来的大夫初步诊断是心脏病,很危急。

    周娜忙道:“这不可能,她是学舞蹈的,跳了二十年了,怎么可能心脏有问题……”

    是啊!人家那心脏跳舞都没问题,怎么就跟你们在一起三分钟,把人弄的心脏病了呢。

    这么多人作证,他们是强迫人家上车的,两人生拉硬拽,把人弄车上去的。所以,你们得跟着走一趟。具体怎么处理,得看看病人的情况再说。

    桐桐到医院就醒了,诊断就是受了某种刺激或是惊吓,急性的心脏问题。

    陪着来的是俩女警,见人醒了,就给做笔录。得说说怎么个情况吧!

    桐桐就说了,之前出过什么事,为什么事的有矛盾。这个可以去哪个派出所询问,她报过警的。

    对于这次的事,在车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她言辞闪躲,“就是警告我……不叫我再在这一行混了……也不许在京城呆……再没别的了……”

    怎么警告的,把你吓成这样了?“你不要有顾虑,要好好说。”

    桐桐苦笑,把跟瑶瑶的对话说给两个人听,“……那天晚上,有人举报我住的房间卖Y……这个也可以去查,幸好我想搬走,要不然我说不清了,脏名声得跟我一辈子。他们收拾人的办法可多了,还叫人抓不住把柄。我……我能说什么呢?我手机上有对话记录,拿给你们看。”

    说着,就摸手机,“我的手机……我还得给男朋友打个电话……”

    然后女警递了包过来,这是从车里拿来的。

    桐桐没看包,只伸手从外面的小隔层里摸出手机,给四爷打过去,“来一趟……我在医院……”

    四爷:“……”玩到医院去了?“哪个医院?”

    桐桐看人家警察,“哪个医院?”

    把医院一说,挂了电话,桐桐把手机递给警察,“你们看看就知道了。”

    而四爷一个小时之后才到,听说被吓的心脏病了。他看桐桐:“……”到底要干什么?

    桐桐一脸的委屈:“给我转院吧,我不敢在这里呆。”

    “行!转院。”

    桐桐又跟人家警察说,“我什么也不追究,只求她别找到我才好。”

    但是她若是真存在报假|警的情况,还是犯法了。而且,威胁他人,导致了一定程度的后果,也一样要治安处罚的。

    “不要怕,要勇敢,再遇到这种事及时报警。”

    人家走了,四爷看她:“转院?”

    “好一点的医院,单间。”桐桐低声道,“先住几天。”

    四爷白了她一眼,出去办去了。

    等转院过去安顿好了,病房里没别人了,桐桐才从包里摸出另外一只手机,然后递给四爷:“你再跑一趟,给送到出警的那个派出所去。”

    什么意思?不打开手机将里面的东西导出来?我不信你没弄到密码。

    “那是犯法的。”桐桐看着四爷,似笑非笑,“去吧!送去吧。”

    四爷点了点她,咬牙切齿,“行!我给送去。”

    当时车座上一个包,一个手机。收拾的人顺手把手机放包里了,结果手机不是受害人的,而是施暴者的。

    手机被送回来了,也到不到周娜手里。

    周娜没承认报假|警,但寻衅滋事,威胁恐吓他人,却足够她拘留几日了。

    人拘留了,她随身的物品要上缴保管,然后叫她这个当事人确认的。她以为她的手机落车里,谁知道当天晚上又补签字,手机被误放到林雨桐包里,她拿回来了。

    她其实当时没多想的,拿回来就拿回来了。

    五天之后,她就被放了。

    而放她的这一天,桐桐和四爷也来了,两人拿了锦旗,是来感谢民警的。另外还拿出一万块钱来,希望找到那个热心的好人,谢谢他能及时报警。

    结果周娜一被放出来,就碰上桐桐了。

    桐桐坐在车上,对着她扬了扬手机,挑眉笑了笑。

    周娜摸了摸自己的手机,从头到尾的回想:她关了自己的手机……自己当着她的面开机……自己没避开她输入了密码……手机离开了自己,中间间隔了至少四到五个小时。

    也就是说,她完全有时间解锁自己的手机,然后将手机里的东西导出去。

    手机里的秘密……可太多了!

    可偏偏的,这种事都是自己猜测,一点证据也没有。

    她赶紧联系其他人,找那种能跟林雨桐说的上话的,一个舞团的人,“帮我约一下林雨桐……别说我要见,就只说你有急事要见她。”

    然后就被约到了,在酒店。她说她不出来,她身体不好,才出院,不能随便出门。

    周娜没犹豫,直接上酒店。

    门一打开,桐桐就要关门,两人僵持了半天,桐桐才朝她冷笑一声,“请进。”

    周娜不敢在林雨桐的地盘上瞎说话,她怕藏着监控设备。因此,她盯着桐桐的眼睛,咬字很重:“我是上门道歉的……也愿意做出经济赔偿……”

    桐桐捂住嘴,看向对方。

    周娜:对!就是封口费。我知道你拿我的东西,我愿意给你封口费。

    “只是住了几天院,没花多少钱。几千块钱的事,又不是花了百八十万,非得找你要。”桐桐就说,“不用了,以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话是这么说的,周娜却抓住了东西。她说:拿百万来!

    真是狮子大张口。

    “不仅是这次的事,还有之前叫你跟朱团长应酬那次,精神损失费也算上。”周娜咬牙,“一百万,咱们之后井水不犯河水。”

    “非给不可吗?”

    “对!不给……我心里不安。”

    桐桐就说,“那得有见证的人呀!要不,去找个律师做个见证。您看,你要给,我不敢不要。要了我又害怕!您能理解吧!”

    行!听你的。

    找个一家律师事务所,找人拟定了赔偿协议,一切是出于自愿,然后做了赔偿。

    转账一到,桐桐顺手就把赔偿协议拍下来,给身份证等信息打码之外,其他的都拍清楚了。她直接给发群里。

    群里各位都看清楚,我住院她赔偿给我一万。

    她叫我去应酬,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心理伤害,她自愿赔偿九十九万。

    你们还有谁是被她安排陪酒去的,甚至去做更过分的事,不要求她赔偿吗?

    发完一分半钟,她果断的撤回。然后编辑了一条感谢周姐的信息发了出去,意思是:合作一场,好聚好散。

    但这么长的时间,总有人看见了。

    周娜还没走到车上呢,电话便打了过来,“周姐,您能给林雨桐赔偿,怎么就不能给我赔偿。九十九万,一分不能少!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给她赔偿的,但您也别觉得咱们好欺负。录音我们有,视频我们也有。再不行,我们还能相互作证。”

    “谁告诉你们的?”

    “林雨桐在群里都谢您了,您还装什么呀?”大家忍气吞声,不就是为了在你手底下挣钱,找工作的机会吗?这么商演,我们什么时候能攒出百万来呀?

    可周娜哪有那么多钱赔给那么多人?

    于是,周娜被告了。谈崩了嘛,人家拿着证据报警了,要她经济赔偿。

    可你们这么多人要经济赔偿,却忘了,你们那些证据能证明有些人她违法了。不仅是周娜,还有那个什么朱团长。那些视频里,至少能证明他强制猥|亵。

    周娜反应过来了:她被林雨桐给算计了。

    于是,她开始告,告林雨桐讹诈她。

    桐桐拿着手机去配合调察,“我听见敲门声也不敢开门,看见是她,我就有了防备,手机一直开着呢。”

    然后就是那天两人在酒店的视频。

    周娜说,林雨桐捂住嘴,暗指封口费。

    桐桐摇头:“没有啊!我就是一听她要给赔偿,太惊讶!她不是这样的人呀。真没别的意思!”

    周娜说,林雨桐暗时必须给够一百万。

    桐桐反驳:“住院真的只花了四千多块钱,没必要为这个跟你纠缠。这要是花了百八十万的,我肯定得要。”

    所谓的封口费,只要是在对方自愿的情况下,属于赔偿,是不违法的!

    况且,白纸黑字,这不是封口费,这是你非要支付给我的住院费营养费和精神损失费。

    律师拿着笔看着周娜:“您没有证据,这属于污蔑。”你所谓的对方看见你的密码了,这都是猜测。但人家,全有证据,环环紧扣,处处有证人证据。

    当然,从专业的角度讲,你被算计的概率在九成以上。

    但是没法子呀,对方段位高,什么把柄没留下。

    也是你欺人太甚,而今这只能算是罪有应得!请牢记收藏:玫瑰小说网,网址www.meiguixs.net 玫瑰小说网最新最快无防盗免费阅读,找书加书可加qq群887805068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