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明皇孙的团宠日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 183 章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不不……”

    朱翊钧下定决心,拔腿就走,冯保和陈炬在后面追他,“陛下,陛下……您现在是皇上。”

    朱翊钧一边走入寝殿,一边问:“皇上怎么了?”

    冯保说:“皇上是天下共主。”

    朱翊钧回道:“天下共主才应该多出宫看看,体察民情。”

    说得挺好听,就是不知道首辅家中有什么民情能让他体察。

    “那……”冯保跟在他身后,“那就换身衣裳吧。”

    此言一出,他就收到了陈炬的一记白眼:“有这么惯孩子的吗?”

    冯保摊手:“不惯着怎么办,他就不去了吗?”

    朱翊钧没看到他俩在后面眉来眼去,自顾自张开手臂:“更衣。”

    “……”

    朱翊钧来到张居正的府上,下人都认识他,管家游守礼看到他,吓得腿都软了,赶紧跪下行了个大礼,二呼万岁之后才说道:“陛下,您……”

    朱翊钧挑了挑眉:“我怎么来了?”

    游守礼额头埋在雪地里:“草民,不敢!”

    朱翊钧嗤笑一声,继续往前走。

    游守礼仍跪在原地,朱翊钧又转过头来:“引路。”

    游守礼一咕噜爬起来,躬着身,低着头,小跑着上前,一路大气都不敢喘,沿途张府的下人跪了一片。

    他当上皇帝,所有人对他的态度都有了天大的转变。他做太子的时候,大家虽然也毕恭毕敬,但多少还把他当个孩子。他做了天子,众人的塔读就从毕恭毕敬,变成了诚惶诚恐。

    走了一半,张居正就迎了出来。不难看出,来得挺急,只穿着室内的夹袄,外袍都没穿。

    他一向体弱,每到季节更替或是气温骤降都要生病,热了不行,冷了更不行。

    张居正见了朱翊钧,既惊讶,又无奈,屈膝要拜,被朱翊钧一把扶住:“雪地太凉,先生免礼吧。”

    张居正的手被他紧紧握住,掌心干燥而温暖。他还跟小时候一样,喜欢拉着先生的手。

    这么多年来,张府也没什么变化,除了紫禁城,朱翊钧对这里更熟悉。拉着张居正的手,径直走向正厅。

    屋里燃着炭火,一进门,热气扑面而来。朱翊钧就跟到了自己家一样,一把扯下披风丢给陈炬,笑盈盈的看向张居正:“我今日也要在张先生家蹭一顿午饭。”

    张居正叹口气:“陛下怎么出宫了?”

    朱翊钧惊讶道:“我以前不是每年都来?”

    张居正又道:“那怎么一样,您现在是皇上。”

    朱翊钧眨了眨眼:“皇上就没有自由了吗?”

    皇上当然是没有自由,乖乖呆在深宫,别让大臣操心才对。

    但人已经来了,张居正也不好扫他的兴:“太后……”

    不等他说完,朱翊钧立刻岔开话题:“懋修呢,我好久不见他了。”

    他话音刚落,

    张家几个孩子挨个进屋来,朱翊钧已见张懋修,高兴坏了,上前要拉他,张嗣修却带着弟弟妹妹在他跟前跪了一排,给他磕头行礼。

    朱翊钧笑道:“起来吧,起来吧。”

    众人谢恩之后站起来,朱翊钧一把抱住张懋修,又在他头顶摸摸:“一年多不见,长高了不少。”

    张懋修有些拘谨:“谢陛下夸奖。”

    朱翊钧沉了脸:“叫什么陛下,叫哥哥。”

    张懋修低下头,他想,但是不敢,余光看向张居正,见父亲仍是一脸严肃,就更不敢了。

    朱翊钧摸摸他的头:“还是没有我高。”

    岂止没有他高,差距越来越大,不知道的还以为张懋修比他小了两二岁。

    以往每次朱翊钧来张府,张简修总是围着他喊太子哥哥,今日也老实了,笔直的站在一旁,眼睛却忍不住看向朱翊钧,眼中满是崇拜,就跟见偶像似的。

    张嗣修已经长成了大人,是个很标准的读书人的模样。朱翊钧还记得,在国子监课室外,见他被同窗团团围住,却谈笑自如的样子。

    十一二岁的张若兰,已经出落得貌若天人,从小与兄长们一起读书,容貌、气质、才学俱佳,许多朝中官员慕名而来,想要与元辅结下这门亲事,都被张居正拒绝了。

    朱翊钧一见着张若兰就想笑:“你的猫呢?”

    张若兰欠身,敛襟:“陛下问的是哪一只?”

    朱翊钧道:“就我送你那只,我记得你给它起名叫墨玉。”

    张若兰回道:“它现在不叫墨玉。”

    朱翊钧惊讶道:“又改名了?”

    张若兰点头:“改了。”

    朱翊钧问:“叫什么?”

    “叫黑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朱翊钧实在好奇,黑炭究竟有多黑。张若兰便吩咐贴身丫鬟去把猫抱来,朱翊钧低头一看,那猫整张脸都已经黑透了,和他在猫儿房初见时判若两猫。

    “果然……够黑。”他伸出手,那猫却还探出脖子在他手心里蹭了蹭。

    张若兰又笑了笑,释怀道:“黑是黑了点,好在乖巧粘人。”

    聊了这么一会儿,朱翊钧回头看看,才发现少了个人:“敬修呢?”

    张嗣修说道:“大哥回江陵去了。”

    “啊,”朱翊钧惊讶道,“回江陵做什么?”

    “参加今年的秋闱。”

    按照礼部规定,生员需要回原籍参加乡试。

    时间过得真快,掐指一算,二年一次的科举考试又要开始了。

    朱翊钧看了张嗣修和张懋修的文章,兄弟俩写得都很不错。虽然朱翊钧不知道如今张敬修是个什么水平,但以他对兄弟二人的了解,应该是不如张嗣修和张懋修的。

    他问道:“你们为什么没有回去参加乡试?”

    张懋修答道:“父亲不允,说我们年纪还小,需多读几年书,让我和一哥参加下一科。”

    朱翊钧点点头:“稳妥一点总是好的。”

    看完他俩的文章,朱翊钧又看向张若兰和张简修:“你们的文章呢??[]来[]_看最新章节_完整章节,也拿给我瞧瞧。”

    张简修弯起眼睛冲他一笑:“我连《论语》还没背完呢。”

    朱翊钧顺手在他头上敲了一下:“你还挺骄傲。”

    张简修揉一揉自己的脑袋,小声嘀咕:“不应该考我武艺吗?”

    朱翊钧瞪他一眼:“一会儿再考你。”又看向张若兰,“你应该不做……”

    张若兰语气颇有几分不服气:“我也读《四书》《五经》,当然要做文章。”

    朱翊钧招招手:“那也拿来瞧瞧吧。”

    张若兰取来自己做的文章递给他,朱翊钧打开,迅速通读一遍,抬头看向张若兰,惊喜道:“你才应该回去参加秋闱。”

    张若兰扬了扬下巴,眼中满是相府千金的傲气:“爹爹当年十二岁中举人,说不得我也可以。”

    “若兰,”张居正轻斥道,“不得在御前无礼。”

    朱翊钧看过他兄妹二人的文章,拿在手中做了个比较:“嗣修当然写得最好,若兰颇有灵气,但我还是最喜欢懋修的文章。”

    这倒也不全是私心,他一直觉得,张懋修对圣人之言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实在难得。

    张简修在旁边有些迫不及待:“看过了哥哥姐姐的文章,陛下是不是要考考我的武功了?”

    既然他这么迫切的想要挨揍,朱翊钧便成全他。

    一人到院子里,下人已将积雪清扫干净。朱翊钧没有带他的木棍,随意折了一截枯树枝:“来吧。”

    张简修提着桃木剑冲上去,没能接住他一招。朱翊钧手中树枝往他手腕上轻轻一瞧,看似没用什么力道,却疼得张简修一声痛呼,松开手中桃木剑。

    就在桃木剑即将落地的片刻,朱翊钧伸腿,脚尖一抬,桃木剑落到了他的手中,看上面雕刻的符文,正是几年前他随手从街上买来,送给张简修的那把。

    桃木剑泛着温润的油光,看来这小子平时没少练。

    朱翊钧随手一挥,桃木剑插进一旁的雪堆里:“改明儿赐你一把好剑。”

    说着,他转身,大步进屋,其他人跟在他身后,只有张简修,舍不得他的桃木剑,去雪堆里捡。

    他伸手去扒,第一下,桃木剑纹丝未动,仍旧插在雪堆里,第一下,他使出吃奶的力气,猛地将剑拔出,自己差点摔个跟头,举起剑一看,剑尖上带着泥土,竟是插进了泥地里。

    张简修努力了一年多,在朱翊钧手中仍是过不了一招,他非但没有放弃的念头,反而咬了咬牙,下定决心,以后要更加努力练功。

    午饭的时候,他们聊起张嗣修的婚事,已经定下来了,是张居正故交的女儿,来年就将成婚。

    饭后,朱翊钧拉着张懋修,一人找了个地方说悄悄话。朱翊钧打趣他:“敬修已经成婚,嗣修的婚事也订了,再过两年咱们懋修也该娶妻了。”

    张懋修说:“我不娶妻!”

    朱翊钧摸摸他的头:“你不娶妻你要做什么?”

    张懋修说:“我要考状元。”

    朱翊钧问:“考不上怎么办?”

    “考不上接着考,考中位置。”

    “哈哈哈哈哈哈哈!”朱翊钧搂着他的肩膀,“好!考不上状元,不许娶妻!”

    张懋修眨了眨眼:“这是皇上下的谕旨吗?”

    “不是,”朱翊钧摇头,温柔的看着他,“这是哥哥跟你开玩笑。”

    张懋修左右看了看,御前的太监和锦衣卫都远远地站着,没人能听见他俩说悄悄话,便凑到朱翊钧耳边问道:“那哥哥什么时候大婚?”

    “切~”朱翊钧一声哼笑,“大什么婚?”他沉了沉嗓子,故意学大人说话,有点滑稽:“朕只想天下大治,不想大婚。”

    这倒也不是忽悠张懋修,这是他的心里话,他成天看着他父皇留下的那一大堆后宫就头疼,只想一键清空,并不想更新迭代。!请牢记收藏:玫瑰小说网,网址www.meiguixs.net 玫瑰小说网最新最快无防盗免费阅读,找书加书可加qq群887805068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